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藏书山庄 > 其他 > 嫡女心计,妖孽王爷请让道 > 第258章再遇慕白灼

嫡女心计,妖孽王爷请让道 第258章再遇慕白灼

作者:一帘忧伤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10-10 07:32:55 来源:笔趣阁

“不可能!”南乔拍桌情绪失控的站起身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神色,南風满意一笑,“本王知道你听了会有如此反应,别说是你,就连本王都是没想到啊,就算你们不是一母同胞,但好歹也是同一个父亲,他在大宣肯定有安插眼线,你的身份他不应该猜不出来,你说他怎么就对你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呢!”

南乔咬着牙,反驳道,“不,我不是宫怜儿,我怎么会是宫怜儿呢!”

怎么回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身份明明就不是她,她就算不是父王母妃的亲生女儿,也不可能是宫怜儿,绝对不是这样,那个死在她旁边的女人和腰上的羽毛令牌,根本不可能是大宣的人。

“捡到你的时间地点都没错,而且你的年龄与宫怜儿一样,世上没有如此巧合之事,本王知道你一时间难以接受,毕竟,嫁给亲哥哥这种事你当时也不知道,既然错了,便不能一错再错不是。”

南風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放心,这件事皇叔会先替你瞒着的,但是你得在被真相大白的那天之前手刃姬无煜,才能洗脱这屈辱的一切。那时候,死无对证才不会被世人诟病!”

南乔反应过来后便是冷笑一声,“原来九皇叔想让我杀了他?”

南風不要脸的说道,“本王这是为你好!”

“呵!”南乔反问,“那么请问皇叔,我该如何做呢?”

南風继续说道,“如今你怀了这孩子,姬无煜也不会拿你如何,不妨装作不知道,继续以南乔的身份对他,在他不查时动手,只有先让他失去至高无上的权力,你才能在手刃他之后不被他的爪牙报复!”

“还真是感谢九皇叔为我着想,南乔今日算是受教了!”南乔眸光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杀意。

南風勾唇说道,“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皇叔不疼你疼谁?”

此事过去了几天,南乔早已将其抛之脑后,这种无稽之谈明显就是南風用她对付姬无煜,虽然她一直想离开姬无煜,却没想过在离开前对付他,更不会至他于死地,她做不到。

自从南乔恢复自由身后,清宜便经常来探望她,自从那日在宫里碰到清宜后,便再也没见过清宜来王府。

南乔虽然被诸事缠身,但对于好友,她也会时常关心着。

南乔随便让人去打听了下,果不其然,宇文墨有为清宜赐婚的想法,本以为联姻之人是太子哥哥或者南晋皇室其他人,没想到联姻之人竟是南風。

原本正看书的南乔手指不自觉的扣着书页,只差扣出一个洞来,“此事可否属实?”

一旁的红菱点头道,“千真万确。”

南風那样的人品,清宜嫁给他只会受苦,别说清宜不愿意,就连她也不会答应。

“替我备马车,我要去宫里一趟!”

红菱点点头,退了下去。

长生殿中,南牧笙刚教完宇文棠诗词,见到南乔前来,便带着南乔去了他居住的偏殿。

“哥哥,有一事只有你能帮清宜,我想请你帮帮她!”

眼下,她想不到谁能帮清宜,只要清宜不嫁给皇叔,就是救了她。

南牧笙虽身在后宫,但这前朝之事他还是略有耳闻的,“妹妹想怎么救?”

南乔说道,“只要不让清宜嫁给皇叔就行,还有,哥哥有没有想到法子趁这次机会回南晋,我怕皇叔此次来不仅仅是送贺礼,我总觉得,他对皇位图谋已久,不会轻易放过你!”

南牧笙微微叹了口气,无奈道,“当日我输给了宇文墨,愿赌服输,答应他留在这里一年,我不好出尔反尔啊。”

南乔微微沉思片刻,抬眸复杂的盯着南牧笙片刻,“哥哥,我等不了那么久!”

一转眼,又已经入了寒冬,这日,南乔正从清宜那里回来,还未到平定王府,便碰到了多久未见的慕白灼。

慕白灼一身深灰蓝长袍,外面披着石青色灰鼠皮大羽斗篷,此时他一人像是恭候她多时一般,久久的立于风中。

南乔掀开马车帘子,对着他微微一笑,只是这笑容不似从前那般明朗,总觉得带着一丝丝苦涩的味道。

“乔儿!”见到她时,慕白灼亦是笑然对她,只是他的笑多了些深沉。

南乔下了马车,站在他面前,“你怎么在这儿?”

慕白灼眼神微微躲闪,尤其是不敢看她的小腹,虽然她跟从前一样没有半点怀孕的姿态,但他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酸,目光悄然从她身上瞥开,

“陪我走走好吗?”

南乔微微点头,“好!”

“乔儿,恭喜你!”半晌,微哑的嗓子里才发出并不清晰的这几个字。

南乔还是听清楚了,这件事除了哥哥,她没告诉任何一个人,或许以前她会毫无顾忌的告诉慕白灼,可现在,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个人为她担心。

“没什么好恭喜的。”最近恭喜的话听多了,她想来想去,也就这句话来回答了。

慕白灼本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那句话他再也没勇气问出。

“他...对你好吗?”其实这个答案早已在他心里过了一遍,明知道她成亲当日的场景,可还是忍不住问这么一句。

南乔淡淡道,“还行。”

慕白灼微微皱眉,嘴上却说着,“那就好。”

如今南乔已经有了孩子,想必她也不会想回现代了,原本还有一丝希望的。

两人走着走着,便来到了以往的慕氏药铺,慕白灼停下脚步,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

慕白灼走到门口,拿出钥匙把门打开,带着南乔一同走了进去。

他亲切的牵着她的手上了二楼,虽然药铺被他关了,可他还是时不时的让掌柜过来打扫,所以并未有太多的灰尘,里面的一切还如以前一样。

慕白灼对她微微一笑,开始现场配起药来,他边做事边说道,“怀孕前三个月尤其重要,切不可大意,我这儿还有些现成的药,可以配合饮食一块儿用,现在这个季节特别滋补,外面的药铺给你配的安胎药以补为主,可能有些燥,吃多了反而上火...”

看着他的背影是那么忙碌,嘴里还喋喋不休的说着那些怀孕的那些事宜,南乔鼻子一酸,眼睛也莫名的有些痛,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

“小白,其实我...”正当她准备将真相说出来时,身后门口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南儿,来小白这里也不说一声。”

南乔就知道,她的一举一动瞒不过姬无煜,平时她出入宫中他不会管,实则暗中派人跟踪她,一旦脱离他的视线范围,他就立即出现了。

南乔将其他的情绪快速憋回去,与此同时,慕白灼也回过头来。

南乔与慕白灼对视一眼,微微一笑,回过头去看着姬无煜说道,“我与小白是最好的朋友,难道,这醋你也吃?”

姬无煜脱掉身上的灰狐大氅披在南乔身上,紧张的目光柔和了些许,“当然不是,你现在有孕在身,为夫只是担心你。”

为了不让慕白灼知道她不快乐,南乔露出久违的笑容,难得对他‘解释’道,“小白正在给我配安胎药,你就来了,我原本想着拿了药就回去的!”

“哦?”姬无煜眼中闪烁着眸光,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为夫陪你一起,小白,药配好了吗?”

慕白灼手一抖,脸上露出僵硬的笑,“好了,马上就好!”

说完,他迅速回过头去,继续配没有配完的安胎药。

南乔在慕白灼没看到时,微微垂下眸子,复杂的情绪被她隐藏心中。

小白这么好的朋友,她不能再拉他下水,接下来的事,她要一个人做。

南乔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几人像是从来一样没有过任何嫌隙那般,慕白灼配好药之后交到南乔手中,还不忘叮嘱她几句,而姬无煜替南乔跟他道谢,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和谐。

最终,姬无煜带着她离开了慕氏药铺,在告别后,她都不曾回头去看慕白灼一眼,生怕这一眼会被慕白灼看出什么来。

上了马车,她将慕白灼交给她的药抱在怀中,姬无煜则坐在她对面,南乔缓缓闭上眼睛休憩,心里琢磨着接下来的计划。

“你在乎慕白灼?”

冷不丁的,马车里响起这么一句话来。

南乔缓缓睁开眸子,已然恢复之前那般冰冷,“他是我朋友。”

从一开始,他就是不信的,“以后不许再单独见他了。”

南乔懒得与他争论,目光的不屑却是出卖了她,下一秒,姬无煜坐到她身旁,搂着她的肩膀,低声在她耳边加重语气,

“我就让你这么厌烦,甚至连一句话也不愿意与我多说?”

南乔睫毛低垂,目光始终不曾在他那里停留,淡淡的说道,“王爷要我说什么?”

王爷,如今的她私下都以‘王爷’相称了,她不再喊他的名字,对他完全像是对一个陌生人。

“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说完,他手按着她的后脑勺,霸道的吻上她冰冷的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