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藏书山庄 > 历史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八百章 不冤枉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八百章 不冤枉

作者:扬秋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3 00:01:21 来源:读书哪

唯恐亲娘关键时刻掉链子,宋渺渺上前想代她娘开口,不想她娘伸手拦了她,道,“老爷说呢?妾身应该如何处置她?可怜咱们外孙女已经没了亲爹,又被族人欺凌,到外祖家来避灾,竟然被下人嫌弃她是个短命鬼,连药都不许她吃。”

宋二太太也不说想怎么处置王姨娘,只哭诉外孙女可怜。

别说宋二老爷了,就是王姨娘亲儿子和儿媳听了,都觉得王姨娘做得太过。

不喜欢人家小姑娘,放在心里就是,干么说出来惹人烦?

宋渺渺丈夫的侄儿侄女虽都跟过来,但他们可不是没钱的主儿,甚至就是因为钱多,又没了父母,只剩宋渺渺这个婶婶是最亲的长辈,所以才跟过来。

高家兄弟多,留下的孩子也多,但根本用不着宋家花钱养,人家家底厚着呢!事实上,王姨娘的两个儿子和媳妇,还想着亲上加亲,让自家孩子把宋渺渺夫家的侄女儿娶进来,她们的嫁妆肯定丰厚。

而高家的侄儿们也是不错的女婿人选,想想看,他们父母都没了,日后肯定要倚靠妻子的娘家人,岳父岳母说什么,他们肯定无二话。

只是被他们姨娘这么一搞,那几个孩子肯定是挺自家妹子的,这亲上加亲的想法怕是不成了。

宋二老爷铁青着脸还没说话,王姨娘见状忙做摊软样晕了过去。

她身边那丫鬟早就昏倒了,不过她只是个丫鬟,所以没人理会她。

王姨娘的心腹大丫鬟忙扑过去,哭天喊地为主子诉苦喊冤。

宋二老爷心有不忍,宋渺渺见不对,忙哭了起来,她只哭不说话,她身边的丫鬟机灵的开口相劝。

“姑娘别哭了,再哭下去,保不齐又有人要说您是丧门星,哭垮了婆家又回来哭倒娘家,要把您赶出去,到时咱们小姐要倚靠那个去?还不就任人拿捏宰割了?”

这话就诛心了。

宋二老爷一听沉了脸,装晕的王姨娘心里愤愤,她确实交代了人,只要宋渺渺一哭,就祭出这条来指责宋渺渺不祥,哭垮了婆家又要回来哭倒娘家,好把宋渺渺赶出宋家。

王姨娘在宋家横行霸道二十多年,靠的就是身段极软,哭功了得,只要把宋二老爷拿捏在手,就算她闹腾得厉害,且完全不站理,宋二老爷还是会挺她。

只是宋渺渺的人先喊出来,等于是破局了,这局一破,她的人再要这么说,便坐实了宋渺渺她们的指控。

宋二老爷沉着脸,拍桌道,“谁敢说我女儿是丧门星?谁敢说我外孙女是短命鬼?”

还用得着明白指出来吗?那个说这话的丫鬟才被人用热水泼了脸,是,她是只说了后半,但谁敢说,她私下不曾说过宋渺渺呢?既然都敢说他外孙女了不是?

王姨娘心道不好,没想到竟然误触死老头的逆鳞了!

要知道,宋家可是自宋渺渺名声传开后,方才在宋城立稳脚跟的,对这个女儿,宋二老爷特别的看重,偏偏这女儿又如此命苦,成婚几载只生了个女儿,丈夫是个惹事精,作死就作死吧!偏生把一家子全拖下水,可怜她女儿一个妇道人家,除要拉拔自己女儿,还得看顾丈夫兄长们的儿女们。

她丈夫是这些侄儿侄女们失去双亲护佑的罪魁祸首,因此她这个婶娘在对待这些孩子们时,那真是重了不行,轻了也不成。

宋二老爷不止一次在众人面前提及此事,王姨娘也晓得的,只是听多了,她嫌烦,便不曾上心。

王姨娘习惯踩人,在家时是见人就踩,反正有宋二老爷作靠山,宋二太太又是个软弱无能连自己下人都管不住的蠢货。

浑忘了,宋渺渺在宋二老爷心中的地位不一般。

事实上,王姨娘为女儿筹谋已久,去年底她已让人把宋翩翩的名声传出去,就盼着能把女儿宋翩翩能取代宋渺渺在宋二老爷心中位置,只是没等宋翩翩取代宋渺渺成为新任第一美人,宋渺渺婆家的事就闹出来,立刻把宋翩翩给压下去。

没能趁胜追击让女儿一鼓作气,登上宋城第一美人的宝座,反倒让宋渺渺这位已过气的第一美人名声再起。

王姨娘这趟之所以要带着儿女及媳妇,千里迢迢的跟着去高家,就是想要膈应宋渺渺。

出门在外肯定不如在家舒服,王姨娘不免要抱怨一二,身边的人早就见怪不怪,也不觉得她说宋渺渺的女儿是短命鬼有何不妥,那孩子早产身子骨本来就弱,之所以拖沓到这时节才回来,不就因为那死丫头三天两头的老病吗?

她怎么也想不到,她身边那个死丫头竟然吃错了药,跑去挑衅宋渺渺的丫鬟。

想到这里王姨娘忍不住想伸却去踢脸被烫坏的丫鬟一脚,亏得她身边的丫鬟机灵,发现她的异动后,忙整个人扑上去压住她,边大声喊道,“姨娘,姨娘,您可醒了?”

王姨娘被烫着的地方那个疼啊!被丫鬟压着在地上磨,水泡都能给磨破啦!王姨娘疼得真晕过去了,压在她身上的两丫鬟才松口气。

她们并不知烫伤后得小心处理,留伤留疤都还是小事,怕的是一个不慎人就这么去了。

事实上因为宋二太太母女这么一闹,宋二老爷没发话,底下的人也就没急着往外去请大夫,外头还下着大雨呢!主子都没开口,他们何苦自找罪受,顶着倾盆大雨往外冲干么?

眼看王姨娘主仆都晕了,总不好让她们两在堂屋地上待着,宋二老爷看妻子一眼,宋二太太正和女儿两泪眼相对,哭得好不伤心,根本就没人理会宋二老爷。

宋二老爷本想叫人把王姨娘主仆抬走,可一看,自己的心腹都是男的,总不能叫他们去抬王姨娘吧?

只得对两个庶子媳妇道,“还不赶紧把王姨娘她们两抬下去。”

两个儿媳这才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指了自己的陪房媳妇去抬人。

亏得两媳妇娘家都是武林人士,给女儿的陪房都会武,抬人这差事干的是轻松自在极了。

把两个伤员抬下去后,宋二老爷这时才有空问,“怎么大夫还没来?”

“大夫?请什么大夫?”宋二太太脸上泪水还挂着,冷笑出声,“两个都是欺到主子头上来的贱人,还看什么大夫?”

“新兰到底是他们的亲娘。”

“姨娘,他们可都是我的孩子,叫我母亲的,他们兄妹不过是借她的肚子出生罢了!”这话没毛病,说的再正确不过,只是,不像是向来软弱的宋二太太会说的话。

宋二老爷看向宋渺渺,目光有些探究,宋渺渺抹着泪抬起头问,“爹觉得我娘说的不对?”

宋二老爷摇头,看向两个儿子,两个庶子朝他咧开嘴笑了笑,嫡母的话真心没错,他们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至于他们媳妇,她们可都是正室,虽嫁的是庶子,但她们可都是元配,可容不得丈夫身边有像王姨娘这般的宠妾存在,因此嫡母这么说,她们没有二话的点头赞同。

宋二老爷只得道,“到底是两个活生生的人,总不好看着她们就这样痛死?”他顿了下又道,“她不过就是嘴巴坏,心底还是好的。”

这话说的就连王姨娘的亲生儿女都不信。

宋二太太点头道,“她们主仆嘴巴确实是坏,不过罪不至死,让人去请大夫来吧!”

自此后,菊院这头吵嚷声变少了,倒是多了人呻吟喊痛的声音。

王姨娘的伤其实不是很重,可是伤后护理没做好,被人压在地上磨了好一会儿,水泡破了感染细菌发高烧,当代不知细菌感染这东西,大夫是男的,也不好查看她的伤口,只能由丫鬟们看了之后转述给大夫听。

因非亲眼所见,光听人转述难免失真,在诊断时就容易出错,尚幸王姨娘这些年养尊处优,底子养得不错,大夫的医术也过硬,开的药虽不完全对症,但大体上治疗方向没错。

至于那个丫鬟,她伤的是头脸,面积较大,当晚就去了。

隔天,刘二来回报京城传过来的消息时,便顺口提了下。

春江几个听了,都有些为那丫鬟难过。

那丫鬟是有错,不该说小主子是短命鬼,就算该死也不该死得那么痛苦。

黎浅浅看她们几个笑了,“你们觉得那种死法才不痛苦?只要是死,都是很痛苦的。”

春寿朝她笑了笑,道,“只是觉得她临死之前,肯定很痛苦。”死,当然都是很痛苦的,不然大家怎都争着要活?

“谁让她傻呢!傻呼呼的听人几句话就被激得跑去挑衅人。”黎浅浅打了个呵欠,这几天大雨不断,隔壁又吵没完,宋家最大战力王姨娘已被打趴,不代表他们家就安静了。

高家那些小孩子可都不是乖乖牌,父母健在时,堂兄弟姐妹间就吵闹不休,父母皆亡后,面对外侮那是团结一致对外,可平常对内,就不曾不吵不闹不争过。

小孩子嘛!吵吵闹闹的才正常,毕竟家中祖上是武林中人,每天清晨不分男女都要蹲马步练功,现在外头大雨不断,还时不时打雷,谁放心他们往外头去,只得统统拘在屋里。

叫这些活动量大的孩子,一整天待在屋里,他们又不看书,也不会练内功,住的是客栈,不能放开怀过招,省得打坏东西得赔。

这些孩子哪受得了,稍稍一点小事就吵翻天。

高家这些孩子吵,宋家的孩子可就受不了了。

宋家嫡子还未成亲,庶子两都有儿有女,这次也都跟来了,他们虽也学拳脚,却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字也认了,却认得不多,但看个小人儿书还是成的。

出门在外,亲祖母又受了重伤,不好吵闹,便叫人买小人书回来解闷,高家孩子那边吵得他们看不下书,他们不敢找父母出头,学了他们亲祖母的手段,派了下人在高家孩子附近说闲话,还故意给他们听到。

高家孩子听了气极,却无法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下人出手,只能憋在心里头,兄弟姐妹间稍有冲突就动手,好把心头火气发泄出来。

黎浅浅她们就住在隔壁,菊院有动静,她们这头就听得一清二楚。

这天午饭时,黎浅浅忍不住要同蓝棠叹道,“还真别小看孩子。”

蓝棠才给几个住梅院,过来请她看病的嬷嬷开完药,听她这么说,不禁笑出声来,“怎么回事?”她一直都知道,别小看孩子的,因为当黎浅浅还是小小孩时,就已经表现得比她还成熟了。

黎浅浅就把高家几个孩子吵的事情,跟蓝棠说了,蓝棠听了也是一愣,“这高家的孩子,似乎很有当鸽卫的潜质啊!”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高家这几个孩子,竟然把王姨娘主仆中箭落马的事情,给搞清楚了。

“怎么回事?”

宋渺渺带着闺女并一堆夫家侄子侄女归家,在饱受夫家那些亲戚欺凌后,她不想回娘家后,要继续在王姨娘的阴影下过日子。

她素知王姨娘嘴坏,在娘家人一踏上高家所在的三安城时,就派人盯上王姨娘主仆了,她娘虽管不住下人,但还是有一两个忠心耿耿的,有她们帮忙,王姨娘口出恶言一事自瞒不过她。

摸清楚王姨娘身边丫鬟的性情之后,她就派人去挑拨了,果然如她所料的,那个爆炭似的丫鬟受了挑拨就找人挑衅,并不忘口出恶言,只是宋渺渺没想到的是,那丫鬟一开口就咒她女儿是个短命的。

她视女儿如珠如宝,怎容人如此说她,朝那丫鬟泼热水,是她一时冲动,本来是想砸在地上的,伤人也有限,可惜出了意外。

宋二太太说的那些话,也都是女儿事先教的,只有最后她拒绝为王姨娘延医时,说她才是庶子的母亲,王姨娘不过是被借了肚子把他们生出来而已,才是她自己的声音。

宋渺渺这一记,不止除掉了王姨娘,还重申了亲娘是嫡妻正室的地位,回家之后,只怕宋家再无人敢挑衅主母的地位,也不敢有人给她这位姑奶奶难看了。

“她那庶兄嫂们,怕是再不敢起心思了。”蓝棠叹道。

“他们那位想趁机除掉嫡子的姨娘,都被搞得这么惨了,他们要还敢动嫡子,可就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开始下大雨,王姨娘就派人想办法弄坏嫡子乘的车,幸亏嫡子身边,有宋二老爷的心腹在,才在危急时刻救了他,这也是宋家人入住客栈时,之所以会吵闹不休的原因。

只是大家都以为是意外,黎浅浅她们会知道,全是因为王姨娘得知失败后,把为她办事的人叫来臭骂了一顿。

“所以说,千万别以为外头下着大雨,说这种隐密之事时,就可以不控制音量,我们隔得那么远都能听到呢!”

“可不是。”蓝棠嘻嘻笑,“说不定那位宋姑奶奶也听得见。”

若真如此,那王姨娘栽得一点也不冤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