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藏书山庄 > 历史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七百八十七章 瞠目结舌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七百八十七章 瞠目结舌

作者:扬秋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3 00:01:21 来源:读书哪

王老爷扶着神色黯然的诚二老太爷回来时,京里王华光出事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羡城了。

只是外头人云亦云,消息杂乱不真实,有的说王华光被抄家,羡城王家也要倒霉,却没说他犯了何罪,又有人说,王华光已被砍头,男丁流放,女眷没入庭掖。

不过南楚开朝至今,甚少罪及家眷,除非是谋逆,可是王华光不过是户部侍郎,有钱他也招不到兵马啊!就算真给他招到了,他手下有能人异士去训练兵马?

要他真做了这些事,羡城王家必定有人与他同谋,行事上多少会被人看出端倪,可是没有啊!之前传遍羡城的传闻可是说了,王华光一家是竭尽全力打压族人,连亲弟弟也不放过,没看同父异母的侄孙,被他孙子整成什么德性啊?

这样的人若真攀上龙附上凤,会带着族人一同赴富贵?

别傻了!

王建毅的父母自然也都得到消息,可是他们不相信,这怎么可能?族人虽以王华光为荣,但王华光要真有才华,又何至于算计族人,不肯让他们出头?还不就是怕他们考上进士,做了官,便能看穿他的底细,从而领着族人跟自己作对吗?

一开始打压人,是不想家人把关注的目光移开,后来则是不愿让其他族兄弟抢走自己的风采,再来就习惯了,打压族人,打压才华出众的同窗。

王家有钱,王华光又有一票用熟的手下,收拾起人来毫不费力。

当然,他也挑人的,家世背景没自己的雄厚的,没靠山的,就是他下手的目标,他还很会做人,把遇到劫难的同窗安排得好好的,让人家家长都没话说,毕竟只是同窗,自家孩子倒霉遇上事,人家帮着处理已经很讲义气了,还能要求什么?

每每这种时候,王华光总会特别的愉悦,面上客套的跟同窗的父母们推辞谢礼,心里却在得意,再一次害人没被人识破,还得到对方家长的重礼。

进京为官后年岁渐长,越发喜怒不外露,官威日重,只不过到底本事有限,苦熬了这么多年,才让他爬上侍郎的位置。

这些,王华光都不敢对人言,全埋在自个儿心底,唯恐被人看出来。

儿子今天受审,王建毅的父亲自然极为关切,带着经商的庶子前去衙门旁听,听闻儿子被削成白身,腿都软了,庶子和小厮要扶他走,差点没听到他爹的消息。

等反应过来,人也昏了,庶子连忙把人送到医馆。

大夫确定没啥大事,就是情绪一时太过激动,才会晕过去。

庶子请大夫开了药,然后他才把醒过来的父亲送回家,只是才到家门口,嫡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冲了上来,她原本是想跟丈夫哭诉心疼几句,然后就要丈夫去衙门,以祖父的名义压县令,逼他把嫡幼弟王建毅放出来,不想被面色惨白的父亲,给吓得两腿一软,直接跪坐到地上去。

等得知王建毅被削成白身,她又开始嚎了起来,催着丈夫去衙门找县令,把她儿子的功名还回来。

甫受打击的王父,回过神来,道,“父亲在京里被收押了,母亲的情况不明,你在这里跟我嚎有么用?”

王母听完后,傻傻的看着丈夫良久,回不过神来,公爹不是高官吗?怎么会被收押?为何收押?这是怎么回事?

王建业的母亲王太太急匆匆的赶到公爹的院子,诚二老太爷刚刚歇下,王老爷揉着脸走出来,王太太忙迎上去。

“我听人说,大伯父被抓了?”

“嗯。父亲知道消息之后,有些受不住。”王老爷对妻子说明父亲的情况。

王太太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她的心腹丫鬟见状赶忙用力一扯她背后的衣服,这才让王太太反应过来,讪笑着,“父亲还好吧?可请大夫了?”

自晓得凤乐悠是被儿媳弄死的之后,诚二老太爷就极不待见这个媳妇,甚至还曾下令,不许她进自己的院子。

“对了,孩子呢?你和父亲不是带孩子去见他外祖父了,怎么你们回来了,孩子没回来?“

“孩子留下了。”王老爷顿了下,又道,“你去把媳妇的嫁妆清理出来,一会儿给亲家送过去。”

“嘎?嫁妆?给亲家?这是为何?”听到丈夫的交代,王太太不解的尖叫要求解释。

“父亲跟亲家说好了,孩子交给他们带回去,他既要跟着外祖父回去,他娘的嫁妆自然也要送过去。”

“可是……”王太太满眼不舍,想到那满满的金银首饰、那些珍玩……

王老爷拉着妻子离开父亲的院子,“你给我老实说,媳妇那些东西,你有没有动过……”说着他用力一扯,将妻子扯得趔趄,“一会儿就去把你动的那些东西全还回去。”真是没见过像妻子这样眼皮子浅的。

连儿媳妇的嫁妆也贪!

自她进门,就一直养尊处优的过富贵日子,他自问不曾委屈过她,他家也不曾贪图过她的嫁妆,他娘待她更是如亲闺女儿似的,有什么好的,都不忘她那一份儿,怎知她临老竟贪起儿媳的嫁妆了。

王老爷下意识的把她谋害儿媳那事给撇开,不想面对他媳妇是个心狠手辣之人的真相。

一路疾行,王太太被丈夫扯着走,脚步飞快,不快不行,不快她就可能要跌个狗啃泥。

进了房,王太太追问着,“老太爷为何要答应把孙子留给亲家?”

王老爷闻言顿了下脚步,然后颓然坐到桌边,抓起茶壸就往嘴里倒,亏得是凉的,不然肯定得烫着舌头。

“大伯父出事了。”王老爷把王华光的事跟妻子说,就连他贪墨百万两银子的事也都说了。

王太太听得瞠目结舌,“这都是什么事啊?”她从椅子上跌坐到地毯上,双手握拳直捶地面,边哭喊着,“这都什么事啊!他们把我们儿子害成这样,设计我儿子娶了个心思歹毒的,好不容易真相大白,那对狗男女要遭报应了,结果又出这种事……”

“难道天,要绝我们王家?”王太太哭着喊着,直到声音沙哑,王老爷方才扶她起来,将妻子安置到窗边的软榻上,叫丫鬟进来侍候她洗漱,等到她收拾干净了,他把屋里的人打发出去,才悄声对妻子道,“所以父亲让亲家把孙子带走。”

说到这里,王老爷不禁红了眼眶,孙子这一去,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亲家说,他只此一女,女儿走了,只留下这么一点血脉,他希望我们能体谅他一个做父亲的心。”

“不成。”王太太斩钉截铁的拒绝。

“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反正,这是父亲做的主,容不得你反对。”王老爷冷冷的看着妻子,“别忘了,媳妇是怎么死的。”

“我……”被戳中致命伤的王太太闭嘴不语。

“父亲这也是在为咱们这一房留后,谁也不晓得,大伯父的事会如何,如果是要诛九族……”

王太太冷哼,“那凤家也在九族之中,就算把那孩子给他带走,又能怎么样?”

“话不是这样说的。”王老爷很有耐心的为妻子解释,“大伯父犯的案子,不太可能诛九族,但王家肯定要受影响。”

所以只要把孩子送出王家,至少能保他性命无忧。

至于其他,他是凤老庄主的外孙,有外祖父在,又是自小在凤家庄长大,相信三个舅舅不会不疼他,大舅舅就要成亲,凤家庄将迎进新的女主人,有舅母在,相信这孩子不缺人疼爱照顾。

至于妻子之前说什么,弄个王家女嫁进凤家庄,呵呵,当人傻吗?娶个对凤家庄没帮助,却怀有鬼心思的王家女进门?提携娘家人得有度,像王太太那样待娘家的,就不可取。

“等等,既然孩子要去他外祖家住,那,咱们也不能没有半点表示,就派他姑姑们陪他过去吧?一来可以帮忙照顾他,二来,近水楼台先得月,兴许她们的姻缘就在凤家庄呢?”王太太想到丈夫说,被王华光连累的,可能只有王家人,她就想着,既然凤家庄能把外孙接过去,那他们添几个人,陪孙子过去也是应该的嘛!

王老爷没想到,自己刚刚才在想,妻子应该不会再提此事,不想她立刻就提出此事了。

“别想了,孙子是凤老庄主的亲外孙,亲家担心我们家一旦出事,就无暇照顾他,才想把他接过去住,你把他的姑姑们也塞过去,这成何体统?”

要真是疼惜孙子,不是应该调几个经年会侍候人的嬷嬷去照顾孙子的吗?怎么会是派少不更事的姑姑们去照顾他?

一看就知其中有猫腻,真当人家不会不甩他们吗?别说他们还害死了人家的女儿!独生女啊!唯一的血脉!不管那女人犯了多大的过错,她的亲人都没说什么了,他们王家在这件事情上,不过是外人,有什么资格去制裁她?

更别说,妻子是为了一己私心才杀了她,根本就不是制裁她,严格说起来,凤乐悠年少时,确实是犯了罪不可恕的错,但那跟他们王家有何干系?若真觉得她不好,大可别把人娶进门啊?

把人娶进门了,人家还为王家生了孩子,婆婆却因她挡了她理想媳妇进门的路,所以要除去她,除此之外,还想霸占人家嫁妆为己有!自家坏事了,把孙子往人亲爹那里一塞,还想把女儿也塞过去叫人娶,想着以后巴着人家凤家庄不放了是吧?

王老爷越想越觉羞臊,整张脸红得几乎快滴出血来了。

严词厉声交代妻子,别生事。

王太太当下是唯唯应下,但是,越叫她不要动,她就越想动。

叫上人把孙子的东西打包好,至于媳妇的嫁妆?凤乐悠的嫁妆这么庞杂,那是一天两天整理的出来的?孙子年幼,若缺什么他用惯的,会哭的,所以她这做祖母的,心疼孩子嘛!把孩子的东西整出来,尽早送过去,有什么不对?

至于孙子的姑姑们,她们担心小侄儿,在陌生的环境里哭闹不休,所以一起去陪他,任谁都挑不出理来。

于是王太太当天下午,就领着女儿和侄女儿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凤老庄主住的客栈来。

凤公子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们是可以悄悄的给王太太下药,但为什么要悄悄的做呢?就是要光明正大的,让王太太知道,不论是伤了还是杀了,他们凤家庄的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就连东齐公主也亦然,他们王家何德何能能避过?

王太太领人上门,凤老庄主带着侄子们亲自接见。

双方客套的你来我往,只是王太太每每想开口,把几个侄女和女儿留下来陪孙子,就会被凤老庄主他们拿话岔开,直把她气得不行。

可是当着小辈们的面,她实在不好意思对亲家撒泼。

几年不见,她都已经忘了,亲家公长得如此俊逸,还有他那两个侄儿,竟然比凤老庄主生得还要更好,她瞄一眼女儿,见她粉颊生晕痴望着凤公子,她就得意的想笑啊!

没想到计划这么顺利啊!

她几乎已经可以看到,自己成了凤公子的丈母娘,自家在羡城到处受到欢迎,眼角扫过几个侄女儿,看她们也同女儿一样,心里就有些不太高兴了,暗暗盘算开来,回头要怎么把她们嫁出去,别来跟她女儿抢。

凤公子和哥哥交换一眼,然后朝玄衣微微颌首,玄衣转身出去,不多时就有丫鬟进来重新上茶。

王太太想到得意处,不禁笑了起来,几个王小姐被她粗嘎的笑声惊醒,看她失态的狂笑,不免都羞红了脸,其中尤以王建业的妹妹为甚。

她视凤公子为心上人,亲娘却当着她心上人的面,如此的失态,要是凤公子误以为自己也是这样一个张狂的人怎么办?

她忙碎步上前,给亲娘递上茶水,王太太笑着接过,在她的想象中,这是女儿成亲后,带着女婿回门给她敬的茶。

她开心的一口饮尽。

然后不待凤老庄主他们开口,兀自张口把侍候孙子的人留下,连同女儿和侄女们也一起留下,半点不给人拒绝的余地,强硬的令人瞠目结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