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藏书山庄 > 历史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七百四十一章 投靠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七百四十一章 投靠

作者:扬秋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3 00:01:21 来源:读书哪

此时的水澜城中,蒋老太爷接到守在蒋公子家门前的下人通知,蒋老爷夫妻两匆匆忙忙上了车出门去了,他们出门得急,他们发现时,对方已经不见踪影了。

蒋老太爷气恼的砸了手里的核桃文玩,咬着牙,“去,派人去城门问问,看他们家的马车有没有出城?”

下人应声,很快就跑远了,守着蒋公子家的下人小心的往后退,直到退到屋外,都没听到老太爷喊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这种天气叫他们在外头,蹲守着蒋公子一家老小,实在是冻得叫人受不了,所以他们几个去了蒋家后,就抢了人门房的窝轮流待着,蒋老爷他们出门,门房自然是不会去叫他们的,谁让他们抢了他的窝呢?哼哼!

等到他们起来,悠哉吃过早饭,换班的人来了,问起蒋老爷他们有无异样时,前一晚轮守的人还理直气壮说没有,直到今天来接班的人问门房,他们才晓得蒋老爷夫妻一早就出门去了,至于他们的去处?

门房两手一摊,“我只是下人,主子出门,我敢问吗?”

这话也是。

所以他们回来禀报时,虽是害怕被老太爷责备,但也不是太害怕,毕竟蒋老爷他们出门是乘马车,他们想跟,肯定是跟不上,问他家下人,下人说了,主子没交代,他们自然也不知道了。

只是没想到老太爷会生气到砸东西。

要知道老太爷平日最宝贝,他方才拿在手里那对文玩,刚刚他竟气得砸出去,可见是真的恼了。

他们不敢走远,就怕老太爷让人找他们问话,约莫一个时辰后,被派去城门问话的人才回来,看他们脸色不好,从蒋家回来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你们说,我们要继续待着,还是回去盯着蒋公子家?”

“再看看吧!”

屋里此时传来老太爷的怒吼声,“我让你们去城门守着,你们就是这样办事的?”老太爷高声大骂,蒋大老爷兄弟几个被人匆匆请过来,黎老太太的前车之鉴不远,可不能让老太爷跟黎老太太一样气到中风!

大老爷兄弟几个进去后,老太爷总算是消停了。

等听完父亲为何震怒,兄弟几个面对面苦笑,母亲又出夭蛾子了!蒋成辉这小子他们都见过,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

之前才让媒人去瑞瑶教分舵,向黎教主提亲,现在又派人想要掳走黎教主,真以为人家是好惹的?没看到那温泉客栈连京里的贵人都有份吗?

哦,对,他们老娘确实对这事不太清楚,因为外头的事是他们男人的事,用不着他们老娘参与,所以他们只告诉她,家里跟着黎大老爷他们,在温泉客栈投了钱,每年年底都会有红利可拿。

老太太年轻时也许很精明,不过年纪大了,虽然还握着掌家的权柄,但很多事情她都是听听就过,没放心思在上头。

因此她根本不晓得,为何丈夫和儿子会想要把黎浅浅弄进门,想要把孙女嫁给黎韶熙兄弟,她只晓得事情不顺,自家丢了脸,至于和黎家两个外甥闹翻,她是一点都不愁。

黎老太太是死了,可他们舅舅还活着,总不能老娘死了,就不敬舅舅了吧?

她却忘了,是蒋家人先算计黎大老爷兄弟,把人惹毛的,现在黎蒋两家并未完全撕破脸,不过要是蒋家人再继续做下去,那可就不一定了。

蒋大老爷叹气,扶着老爹坐下,“您消消气。”

“我消什么气,派人去盯着蒋成辉的娘老子,那几个家伙盯到连人出门了都不知道,问他们人去那儿了,就给我来个一问三不知,这几个,叫他们在城门那儿守着,他们干了啥啦?睡觉!睡觉!老子叫你们去城门盯着,别让蒋成辉的爹娘出城去,他们就守在城门那里睡大觉。”

守在城门那里睡大觉的几个家伙,羞惭的低着头,老实说他们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办事的时候睡着了。

“爹,现在的问题,不是在追究他们的责任,而是……”蒋大老爷摆摆手打发那些下人,等他们和屋里侍候的人都下去了,他才再开口,“我怕那小子派人给他爹娘送信。”

蒋老太爷不以为意的摆手,并未将蒋公子一家放在心上,尤其是蒋公子,那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跟他老子一样,是个怂货。

“就算他给他爹送信又怎样?你们觉得他爹敢跟我作对?”

蒋十七那家伙是怂货,可他跟他老婆就那么一个嫡子,您都要人家儿子小命了,就不怕那个怂货被逼急了跳墙……对,他要跳那儿去?族人都被他爹一手捏着呢!

找外援?找谁?谁会相信他们父子?想到蒋公子如今在温泉客栈里,蒋大老爷心说,他们父子应该不至于投靠黎浅浅吧?黎漱那个人听说不管事,就算蒋十七父子想靠上去,他也不会理睬吧?

“爹,万一他们投靠黎浅浅他们……”

“没有证据,他们会信他?啧!你们别以为水澜郡王怕她,就觉得那死丫头了不得,人家怕的不是她,是她背后的人。”蒋老太爷认为水澜郡王是怕黎漱,想想也是该怕,黎漱武功高强,要是把他惹火了,谁知道他会怎么对付人,是吧?

蒋老太爷却没有想过,蒋家这样对付黎浅浅,难道就不怕黎漱护短,灭了他们蒋家?还是说,他觉得不必怕,因为自家是黎老太太的娘家,黎浅浅得看黎老太太的面子,不好对他们蒋家出手?

午后,山上开始飘雪,凤公子临时被水澜分舵的人请走了,所以晚上只有凤老庄主和凤二公子两一起用饭,高灵儿本来也要跟他们一起,不过黎浅浅派人来通知她,晚上要吃锅子,问她来不来,因为全是女孩子,凤老庄主便笑着让她去。

自她那几个一起长大的姐妹死于非命后,难得又有人能与她交心,再说其中有蓝棠和黎浅浅,这两个日后都是凤家庄的媳妇,高灵儿身为硕果仅存的女数字公子,若能与她们交好,说不得将来,还能再培育出新一代的女数字公子来。

黎浅浅梳妆好,准备要出房门时,刘二匆匆过来。“教主。”黎浅浅看他神色知有要事,便让春寿去和蓝棠她们说一声,她晚点就到。

春江忙去沏茶,黎浅浅和刘二进堂屋,分主次坐下后,刘二便直接说了。

黎浅浅面色有些怪的看着他,“你是说,他们父子打算投靠我?”

“是。”刘二摇摇头,“看来这位蒋十七老爷大概是被吓坏了吧!”

黎浅浅也不问他,蒋十七老爷被谁吓坏,直接问,“此人人品如何?”

“虽是帮着蒋老太爷做事,不过他做事有底线,伤天害理的事,他不敢做。”

“他儿子呢?”

刘二苦笑,“他,年纪小不懂事吧!”所以连找人意图掳走黎浅浅的事也敢做。

“这回要不是那几个混混改变了主意,只怕我是免不了一劫。”黎浅浅笑着接过春江手里的茶。

刘二笑,“这该算他们好运吧?”怹们要真敢对教主出手,教主还不一掌拍死他们。

黎浅浅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可查出来,他们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这,真不知道。”刘二摇头,那几个混混离开客栈后山时,原本好像想闯进客栈的,不过后来并没这么做,“他们好像是看到掌柜带着人,跟着蒋公子的小厮出去后,才改了主意。”

黎浅浅点头,“你觉得如何?”

“收下蒋十七爷父子,确实可以快速了解蒋老太爷一家的事,不过就算不收留,我们的人一样可以查出那些事。”

“那就好好的套他们的话,把蒋家的事给套个干净,再找个地方,安排他们做事。”

“安排他们做事?”刘二对此存疑,“他们会老实做事?”这对父子平日就是仗着老太爷的势游手好闲,尤其是蒋公子,他们父子吃喝玩乐行,做事可就……

“你先别急着应下来,派人好好看着就好,毕竟,话都是他们蒋家人说的,谁晓得他们是不是用这招,埋伏到我们身边来做暗桩。”

刘二一听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教主,是我太过着急了。”

“这不怪你,谁让蒋家动作不断,看着讨厌死了,要反击他们,若不能一击打趴他们,回头他们不知又要整出什么夭蛾子来恶心人。”

刘二点头附和,蒋家人派媒人来提亲那事,着实恶心人。

蒋老爷这厢交代小厮们好好侍候照顾公子之后,就带着妻子下山回城。

他虽是向黎浅浅投诚,可是黎浅浅没有答应,但那个刘大总管跟他说了,不能怪他家教主不信他,谁让蒋家人动作频频,他十七老爷也是蒋家人,所以他家教主不信他。

“老兄回去好好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还是什么事情,能拿来让他家教主相信他的诚意。

蒋十七老爷不想回去,蒋太太也不想,可是他们又不是客栈的住客,也不像儿子是伤员,挪动可能会加重伤势,所以再不想,也只能老实回城。

等他们回到家,才晓得自家门房的窝早就老太爷的人占领了,他们几乎就是窝在门房房里等着他们回来。

蒋十七老爷看到他们,脸色很不好,不过他们只以为,蒋老爷是因他们霸占门房的屋子而生气,并不知他是为蒋老太爷意图杀他儿子,嫁祸给黎浅浅而气黑了脸。

“十七老爷,您夫妻一早是上那儿去了,我们老太爷想找您过去呢!”

“是看我儿子去了。怎么,有什么事?”

“老太爷就是想问问,公子的情况如何?”

蒋老爷冷哼,“还昏迷不醒哪!”蒋太太捂着脸哭,“我可怜的儿啊!好好的出门,却被人打成重伤,偏偏他挨打的时候,两个侍候的都不在身边,他们也不知,究竟是那个杀千刀的把他打伤的。”

“问完了没有?问完了就给我滚,明儿我们还得再去一趟,今儿去没遇上大夫,也不知他的情况如何?”

说完,就懒得再和他们纠缠,叫下人撵他们出去。

“我回去跟老太爷回话,你们……”

“再继续盯着,我们知道,你赶紧走吧!”

蒋老太爷听了下人回话后,独自沉默了很久,“派人盯着,顺便派辆车给他们几个,明儿别再跟丢了。”

隔天,蒋十七老爷夫妻依然天蒙蒙亮就出门,去到城门时,刚好开门,他们一刻没耽搁的往城外走,下午就又往城里赶,如是来回数日。

总算是等到蒋公子整个清醒,已是五天后的事情了。

蒋老太爷便叫人把蒋十七老爷请过来,蒋十七看到老太爷时,只草草朝他拱手行礼,并不见往昔的恭敬,蒋老太爷看着黑了脸,面上却还要扯出和善的笑容来和十七老爷交谈。

十七老爷到底也是在外头行走过的,知道这个时候还不能和老太爷扯破脸,然而他到底不是擅于演戏的人,回老太爷话时,难免有些僵硬,不过在老太爷看来,这也算是自然反应,毕竟他儿子直到现在才醒过来,担心儿子出事,也就难怪对他这派儿子去办事的人有怨。

“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不过我也心疼辉哥儿,我们都不愿见他出事。”

蒋十七老爷说,“侄儿不敢怪您,只怨自家儿子没本事,误了您的大事不说,还受了重伤,被黎教主的人给救了。”

“哦,他们可说了什么不曾?”

“辉哥儿伤得重,服了药都一直昏睡着没醒,就算他们想问话,也没法子问。”

老太爷点头语重心长的道,“叫侍候的人机灵些,到底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可别一个不小心,让人家有了可趁之机。”

可趁之机?哼哼!

“还有啊!叫侍候的人别乱说话,那张嘴闭得严实些,回头,我做主赏他们。”蒋老太爷画了一个大饼哄着十七老爷。

蒋十七胡乱点头应下,嘴里嘟嚷着道谢,不过看那样子就是没往心里去,蒋老太爷本来很气,不过想到他儿子重伤才醒,以为他是因担心儿子才会如此心烦意乱,便不再留他,打发他走。

“爹?”蒋大老爷兄弟从屏风后转出来。

“再看看,若没问题,就把人撤回来。”

“要是有问题呢?”蒋三老爷若有所思看着父亲问。

蒋老太爷冷笑,咬着牙面容阴狠,“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