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藏书山庄 > 历史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七百一十二章 蹊跷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七百一十二章 蹊跷

作者:扬秋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3 00:01:21 来源:读书哪

却说龙祈这头,派去接龙可人的人送了信回来,说龙可人病得有些重,大夫说,最好再休养段时日再动身,否则日后可能身虚体弱,呃,生不出孩子来。他们不敢贸然做决定,所以来信询问主子的意思。

“少门主,您看?”心腹问。

“只能说她和凤公子无缘,我已经给过她机会了,是她自己不争气,怪不得我。”又吩咐下去,命他们跟龙可人把情况说明白,看她怎么选择。

龙祈看人揣着信走出去,扬手打发走屋里侍候的,才对心腹道,“看来咱们家跟黎家无缘!”

心腹不语,他明白少门主只想让龙可人打乱黎教主和凤公子联姻,并不想让龙可人嫁进凤家庄,少门主对这个妹妹只有厌憎,没有丝毫怜惜,他恨不得龙可人去死,根本不乐见她如愿以偿嫁得如意郎君。

龙可人要是聪明,就不该明白表现出来,对凤公子的爱慕之意,因为她表现得越热切,少门主就越不可能让她顺利嫁给凤公子,就算凤公子对她动了心,少门主也会从中破坏。

心腹暗叹,与龙祈说起他们的人近日的收获。

“都打听清楚了,那温泉客栈是用什么股份制,听说就连京里的皇帝也有一股。”心腹将他们打听到事,细细跟龙祈说明,当龙祈听到叶庄主夫妻也是股东时,双眼微光一闪,心腹因一直看着他,所以看到了那抹精芒,忍不住又是一叹,“少门主。”

“没事,只是想到当初我们一起结识她们两,如今他们已然为人父母,而她却芳魂早逝。”

能怪谁呢?

当日他还提醒叶庄主,要小心护好佳人,结果,人家修成正果顺利娶得美人归,他却让她死在龙可人的手里。

直到现在,他都还想不通,龙可人那时才多大,怎么就这么狠!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折磨至死!把人弄死了,她竟然还嫌弃对方禁不住她的折磨。

要不是被人拉住,他肯定会把她用在她身上的那些手段,一一回报给她。

心腹看着龙祈眼角微红,忙装着没看到,接着往下说,这一说就说到了半夜,有大丫鬟送来夜宵,此外还有封信给他。

“信何时送来的?”龙祈一边看信,一边心不在焉的问。

大丫鬟不觉有异,娇笑的回道,“昨儿下晌,奴婢见少门主在忙,就没送过来。”

心里却在想,少门主夫人就是个小心眼的,他们才出门多久,她就已经送了多少封信过来,说是一天一封都不为过,想到被自己扣在房中锦盒里的那些信,大丫鬟不由冷笑一声。

任你是高高在上的正室,天天送信来又如何,要不要少门主看那些信,是自己说了算,要不是送信来的人交代说,少门主夫人点头,要让少门主收她做通房了,她还真不想把这封信交上去。

想到今晚就能如愿以偿,大丫鬟脸上笑意更浓。

心腹没看到信的内容,但看到了大丫鬟一脸春色,轻喟一声起身告退,龙祈已把信看完,愤愤的将之揉成一团扔出去,抬脚一踹把大丫鬟给踢出门,满脸春色以为今夜得以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大丫鬟,重重的跌坐在院子冰凉的地板上,半晌她才感觉到小腹和屁股的剧痛,眼泪滑落柔美的脸颊,痛啊!血丝从嘴角滑下,好痛!

可是这都及不上心痛。

她以为少门主对自己有好感,要不然她也不敢有妄想,可是刚刚少门主那一脚,不止踢在她的小腹上,更将她的心撕成碎片,少门主不是对自己有意?怎么少门主夫人让自己侍寝,少门主反……

难道门里诸人都猜错了?少门主不是对少门主夫人不喜,而是故意做出来给门主和门主夫人看的?

天哪!那她之前在门里时,对少门主夫人不敬……少门主该不会就是因为这样,才这样对自己的吧?

她忙张嘴求饶,可是她伤得太重,她以为自己张嘴大喊着少门主饶命,其实声若蚊蚋,院子里的人垂头束手看着,少门主没发话,他们不敢贸然动作。

心腹站在门边手抚着胸口,少门主真是被气着了,要不然刚刚也不会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出脚踢人,幸亏自己听到动静,往旁边躲开了去,否则自己就给那丫鬟当垫背的了!

“还不进来。别跟我说,刚刚那一下伤到你了!”龙祈没好气的吼道,心腹忙应声,伸手挥了下,示意院子里的人赶紧把那丫鬟弄下去。

可怜啊!好好一个俏生生的大姑娘,受了这么重的伤,大概是活不下去了吧?

鸽卫们远远的看着没敢接近,看到那丫鬟被踹出来,大家都有些愣住了,他们记得这个丫鬟,她好像是龙少门主身边极得宠的大丫鬟,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和那个心腹在处理。

他们原先以为,这个丫鬟应该已是通房的身份了,谁知今儿下晌,听到其他人跟她道喜,让她飞上枝头之后,可别忘了提携他们一把,丫鬟春风得意的一一应承下来。

等那些人离开后,就听到她尖酸刻薄的数落那些人的嘴脸难看,她身边几个大小丫鬟倒是面色如常,可见是常听她这么说别人的。

“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谁晓得?”

因为离得远,所以他们不知道,那丫鬟端夜宵进去时,还给了龙祈一封信。

心腹进屋后,龙祈已把刚刚揉皱的信捡回来,他把信递给心腹看,原来家里已经给小弟订亲了,只是订亲的对象并不是少门主夫人为他牵线的那姑娘,而是门主夫人表妹的女儿,虽然也算是他们兄妹的表妹,但那女人怎么可能会给小弟一个好的。

少门主夫人应该很气愤,因为信中的一笔一划几乎穿透信纸,心腹暗暗叹气,门主夫人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吗?

原来门主夫人的表妹姓王,王氏的公爹曾是西越高官,可惜日前犯事,全家下了大狱,之后判父祖流放,女眷发还原籍,王氏心疼女儿,便托表姐帮忙给家中几个女儿牵线,想让她们赶着出嫁,免得跟她们回老家,受父祖连累而耽误她们的婚事。

她们是一片慈母心肠,但对龙祈小弟龙若来说,却是残忍至极,他本就有倾心相待的女子,正想求娶,谁知继母突然来这么一手,先斩后奏,他们知情时,婚事已定下,而且看看日期,应该已经完婚了!

莫怪少门主夫人要生气。

门主夫人之前在丈夫面前说的多好听,要给几子女们相看婚事,实际上费心劳力的都是少门主夫人,好不容易把最难搞的小弟搞定了,没想到竟然来这么一出!门主大人还把一切功劳全冠在他的小娇妻身上!

这让进门后,就为小叔子、小姑子们操持婚事的少门主夫人情何以堪!

她不相信,她那位好公爹什么都不知道,可人家就当着她的面,把功劳全归于他的继妻,她能怎么办?跳起来跟公爹争个是非对错?

别傻了!他是长辈,那女人也是长辈,人家不要脸的说,她这位长嫂之所以能顺利操持弟弟妹妹们的婚事,都是她从旁指导的,毕竟她,是婆婆啊!

所有人都知道,门主夫人不止没帮忙,还一直扯后腿,给少门主夫人添堵,但人家就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你能如何?你待如何?

“派人去搜知夏的房间,少夫人说了,这事她之前就通知我了,但一直等不到我的回信,我怀疑少夫人的信,被知夏给扣住了。”

心腹一听一脸不敢置信,那丫鬟怎么敢啊?不过看主子在气头上,他忙应诺退出来,带着人去搜检知夏的房间,知夏虽是大丫鬟,但出门在外,想要一个人独睡一房?那是作梦。

她才被人抬回房,大夫是客栈伙计去请的,刚刚才到还没开始诊脉,心腹忙制止他,与知夏同屋的丫鬟惊恐不已,她们没想到好好的,知夏怎么会被少门主踢出房,而且还派了单爷他们来搜屋。

这是怎么回事啊?

事情发展得太快,大家都反应不过来,唯独知夏白了脸,她想到少门主刚刚问自己的话,少门主不会是猜到了,自己把少门主夫人的来信给扣下吧?

心腹本想安抚她几句,可看她满眼惊恐的看着在床边搜检的小厮,不由心头一动,开口让人仔细检查。

很快就在床头的箱笼里,翻到一个锦盒,锦盒中塞满了信件,盖子几乎合不上了。

他掀开盒盖,立刻就发现锦盒里,全是少门主夫人的来信。

他看着知夏摇摇头,嘴角翕翕,最后一句话都没说,捧着锦盒离去,其他人仍照旧在房里搜检,搜出不少金银、银票及首饰。

金银不多,大都是碎银子,银票面额倒是很可观,动辄千两之谱,知夏就算身为少门主身边的大丫鬟,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首饰可是引人侧目,同住一屋的丫鬟全看傻了。

知夏是从那来这么多名贵的首饰啊?看看那簪子上的珍珠,比大拇指指甲盖还大,还有那赤金衔宝凤钗,每件都不便宜,根本不是她们买得起的,更不是她们能用的。

忽地一个丫鬟指着其中一支累金芙蓉嵌宝步摇道,“这支步摇我见过,门主夫人和可人小姐都有一模一样的。”

其他人一听,脸色都有些不好,门主夫人戴过,她可能传给女儿,所以龙可人也戴过,最后落入了知夏之手,是可人小姐赏的?还是门主夫人赏的?还是她偷的?

知夏可是少门主身边的大丫鬟,这趟出行内务由她包办。可人小姐和门主夫人有可能赏她这么名贵的首饰吗?为何赏她?是想拉笼她,让她暗害少门主?

大家很自然的忽略掉,东西许是她偷的这可能性,因为这么名贵的步摇,知夏和可人小姐及门主夫人关系不亲近,她不可能大剌剌的进去这两位屋里偷东西,而不被她们的人发现。

那么,东西就只能是那两位赏的了!

就不知是可人小姐,还是门主夫人赏的了!

又,她们为何要赏给她这首饰?

问题不断在大家心头盘旋不去,看向知夏的眼神满是不善。

知夏不会是背主了吧?

她有这么大的胆子吗?

为何没有?没看到单爷从她屋里搜出的锦盒吗?里头全是少门主夫人给少门主的信。

大家小声的议论著,知夏没想到自己最隐密的秘密被发现,整个人簌簌发抖,就快昏过去了,只是让她惊恐的,是银票和首饰被搜出来。

这时的她万分后悔,为什么鬼迷了心窍,竟然把这些家当全带在身上?

蠢啊!

龙祈看着锦盒,面色阴晴不定,尔后管事把陆续搜出来的东西送进来,龙祈看着银票不语,银票上头并未载明来源,也没写明上一位持有人是谁,所以来源不明。

可是首饰就不然了。

龙祈看的并不是那丫鬟指证的步摇,而是一对竹子样式的赤金手镯,这对手镯是他娘生前最喜欢的饰物,本来他想让他娘戴着下葬的,只是遍寻不着,没想到会在知夏这里发现。

龙祈大步流星去到知夏屋里,知夏已经痛昏过去,大夫给她诊脉后,察觉到她小腹受伤不轻,这很明显是外力所致,大夫不敢多言,开了方子拿了诊金就走人。

龙祈过来时,得知知夏昏了,冷哼一声,手指朝她一弹,一道劲风朝知夏而去,知夏痛醒过来。

一睁眼就看到一对金镯在眼前晃,她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感觉到手臂一阵剧痛。

“痛。”

“知道痛就好,说,这对镯子你从那里得来的?”

知夏怔怔的看向龙祈,那张让她心醉神迷的俊脸就近在眼前,知夏的心神全在这张脸上,根本没听见龙祈的问题。

心腹看着不好,知夏状态不好,对少门主的问题听而未闻,要是惹火了少门主,再来那么一下,小命就会交代在这儿了,他们不就别想知道答案了。

他忙上前把龙祈劝开,自己拿着手镯问知夏。

知夏看到他的脸,方才回过神来,对他的问题很是不解。“这对镯子是可人小姐赏的。”

“那可人小姐是打哪弄来的?”

知夏被他这么一问,整个人愣住了,不是应该问她,可人小姐为何赏她吗?怎么会追问她,这镯子是从哪来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