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藏书山庄 > 历史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有得等了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六百三十六章 有得等了

作者:扬秋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3 00:01:21 来源:读书哪

郡王府的闹剧因为郡王妃不适,无力管控,所以很快就传了出去。

有人等着看好戏,也有人同情蒋茗婷,因为前世子妃魏氏的事,才过去不久,魏氏是死了,可是魏家现在的处境,却是所有人看在眼中。

魏氏进门后,虽然不怎么得丈夫喜爱,但好歹,公婆都对她不错,蒋氏是生了儿子,但由妾扶正为妻,呵呵!

那些老学究可是爱穷讲究,这是还没正式扶正,等真扶正了,城里那些老头儿肯定会找郡王说教。

到时候可就好戏看了!

黎浅浅一早就和蓝棠等人去旧锦衣坊,蓝棠和章朵梨觉既然要重新装璜,走预约路线,不如连店名也一并改了的好,免得跟那家已经关门大吉的锦绣衣坊撞名,那实在有些晦气。

不过黎浅浅没答应,而是把高级订制服几字加在锦衣坊的名称后,然后跟掌柜道,“旧锦衣坊,以后只收预约客人,这里专做高级订制服,以后就称高订店。”

“高订店?”

“对,这里只做高级订制服。”

掌柜有些蒙,这是她第二次听高级订制服这个名词了。

黎浅浅为她解说后,掌柜这才反应过来。“可是,这些名门世家家里,一般都有针线房,府里的夫人、小姐的衣服,一般都是针线房在做。”会来锦衣坊买衣服,为的锦衣坊的做工、绣工精细,衣服样式新颖少见。

能一直吸引人,便是因为不断推陈出新的服装样式,一旦没有新颖的服装样式,这些客人便会渐渐流失,毕竟不是所有人家里,都负担得起锦衣服的消费。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这些上门的客人,她们上的衣服,真都适合她们吗?”

掌柜苦笑,她在这一行工作许久,自然很清楚有些人身材不佳,偏偏她们选择的衣服,不是遮丑而是突显她们的缺点,还有颜色,没进这一行时,根本就不知道,不合适的颜色穿在身上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听了她的回答后,黎浅浅便道,“我们的高订店,要做的就是帮助客人选择适合她们的颜色和样式。”黎浅浅顿了下,又道,“有的人天生就知道自己适合什么,不适合什么,可是大多数的人,却都是看别人穿的好看,就觉得自己穿上,也可以和对方一样好看,却不知适得其反。”

“我们的高订服,一般来说,就是店里推出的样式,不过,会因应每位客人的不同,而作修改,此处说的修改,不像新店那种太宽修合身,太窄改宽,而是会做样式上的改动。”

换言之,每一件高订服的成品,都只会适合订衣服的客人自己穿。得脸的丫鬟、仆妇因表现良好,而被赠的衣,不会出现她们的高订服,亲戚觉得衣服好看,想借去穿,也不会发生。

掌柜想到这儿,脸上忽地露出笑来,“若真能如此,相信会有不少夫人和姑娘会蜂拥而至。”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那家没几个讨人厌的亲戚,掌柜的便曾接待过无数位为家中烦人亲戚头疼的夫人和姑娘,那些亲戚有各式各样的理由和借口,向她们借衣、借首饰,有点良心的,穿戴过了还会退回来,那种一点良心都没有的,直接就昧下了,完全当成没有这回事一般。

如果衣服除了量身定制外,连样式设计都能为客人量身改动,那么她们就有理由拒绝那些开口相借的人了。

也许成效不大,但有这理由做借口了,还硬要来借,那就怪不得会被人往外传些不利她们的话了。

但最重要的是,“我们高订服打的是独一无二,就算样式相同,但细节的不同,便足以让她们与众不同。”

掌柜听到这里,露出大大的笑容来。

“教主,我知道您的意思了,那,店里的侍女和伙计,是不是就要经过特殊的训练才成?”要不然怎么帮客人们服务呢?

“这是自然。”黎浅浅点头,对掌柜的敏锐很满意。

“别忘了,以后这家店就叫高订店。”

“是。”掌柜点头应诺。

黎浅浅在这里盘桓到日头高挂,才离开高订店,去了新店。

新店的客人因为分流制,店里不再似她们看到那样忙乱了,因会员卡的不同而把客人分开来,人不再挤成一团,年轻小姑娘们,也不会因为手里没有高价会员卡而着恼,反倒因为她们看到的,都是适合她们年龄的样式而开心,而且她们的消费额会不断累积,累积到一个程度后,就可以拿去和侍女换东西,不用再另外掏钱来买。

这让她们很积极的积攒消费额。

新店忙而不乱,让黎浅浅很满意,春寿她们也得了不少小道消息,说的全是蒋茗婷和婆母发生冲突的事。

郡王妃想抱孙子去养的事,一传出来,不少同为婆婆的人心有戚戚焉,媳妇让人不放心,当婆婆的把孙子接过去教养,有什么不对?再正常不过了!

但同为媳妇的人,纷纷力挺蒋茗婷,同样身为人母,凭什么就因为婆婆瞧不上自己,就让她们母子分离,谁不知道,谁养的孩子跟谁亲!要是让婆婆把孩子接过去养,等孩子大了,自然是跟婆婆亲,想到孩子长大后,句句不离祖母说,自己说什么,他们都能立马把你顶回来,想想就觉得呕啊!

没想到因为这么一件事,竟然让城里的人家婆媳关系紧张起来。

“这会不会有问题啊?”章朵梨问。

“能有什么问题?跟咱们没关系。”黎浅浅笑,一边想着,郡王府内院失火,想来郡王应该没空再来找她谈合作了。

想到那来说合作事宜的幕僚,黎浅浅脸就拉了下来,就凭那人的嘴脸,黎浅浅就没办法相信郡王的诚意。

认为自己是聪明人,把别人当傻子,这让黎浅浅怀疑郡王爷的程度。

她不知道,郡王爷是看重她,看重这次的合作,但架不住被派来跟黎浅浅说事的幕僚做死啊!

因为从郡王还是世子时,就一直跟着他,这一路顺风顺水的黄幕僚,认为能同郡王府合作,是黎浅浅她们的荣幸,就算瑞瑶教在城里的名气不小,在黄幕僚心里,都不过是尔尔罢了!

他认定是黎浅浅他们要巴着和郡王府合作,而非郡王府要同瑞瑶教合作,因此在态度上就非常高傲,便是因为如此,黎浅浅才会认定郡王没诚意。

另一方面,蒋婆子在分舵里醒来后,看到外头的天色就慌了手脚,匆匆赶回郡王府,才晓得蒋茗婷竟捺不住性子,同世子、郡王妃闹起来,她就更加慌张了。

都走到世子妃的院子外头了,她竟脚跟一转就溜得不见人影了。

蒋婆子走的时候,刘易是派人盯着的,鸽卫看到她临阵脱逃,差点吓掉下巴,都已经走到门口啊!怎么这么怂啊?不过鸽卫并未因为她跑了,就忘记自己的职责,她灵巧的追上去,结果这一跟,就跟到蒋婆子家,她才找好地方掩藏身影,便听到蒋婆子的大嗓门,大声嚷着叫儿孙们收拾东西。

蒋婆子的儿孙们被她指使惯了,什么都没问,老老实实的收拾东西,还是她当家的呵斥了一声,“你疯啦!孩子现在都有好差事,你叫他们收拾东西,是要去那儿?”

“哎哟!你不知道啊!”蒋婆子有些心虚,可她也不知自己在心虚什么,总之她觉得不赶紧走人,会发生不好的事。

“你且静挣,蒋婆子的丈夫让儿子把她压坐在椅中,然后问她发生了什么事,等她把事情说完,蒋婆子的丈夫有些不敢置信看着妻子,“你去给主子办事,贪什么嘴啊!”

吃完了糕点喝过了茶,竟然就从早上一睡睡到天黑?说这当中没有猫腻才怪,可是她能说那个黎教主阴她吗?人家不过是请她吃糕点和喝茶,除此之外啥也没做,是她自己睡着了,误了主子的事,怪谁?

“世子妃那里,没什么事吧?”

“世子知道郡王妃要把孙子接过去养,气冲冲的回房和世子妃发生冲突,世子被挠得很惨,郡王夫妻赶到关切,郡王得知郡王妃要把孙子抱过去养,导致世子妃和世子大打出手,生气的朝郡王妃发火。”

没事吗?看起来似乎是没事了,但其实很严重吧!当着下人的面训斥郡王妃,连蒋婆子丈夫这已没在府中当差的闲人都听闻了,不严重吗?

蒋婆子听丈夫说完,两脚直打颤。

“反正你记得,不管谁问你,你都说,你在分舵等不到黎教主,后来见天色晚了,才离开回来,其他的都别说。”

蒋婆子点头如捣蒜,她傻了才会告诉人,自己是因为吃了分舵的糕点和茶水,一睡睡到天晚,她要真敢说,八成会被人笑死吧!

蒋茗婷没精神收拾她,不过大太太左思右想后,最后决定,再派两个年轻些的嬷嬷去侍候女儿,至于蒋婆子,还是让她回家养老吧!

鸽卫把后续向刘易回报后,刘易便立刻向黎浅浅回禀,黎浅浅笑了笑,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却不想蒋婆子会被郡王妃盯上,派人掳了去,审问了一大堆,重点便是她去分舵,可见着黎浅浅,黎浅浅是个什么样的人云云。

蒋婆子没想到自己办事不力,自家主子什么都没说,就让她返家养老,正庆幸好运道时,万万没料到会被郡王妃派人掳去,还审问了一堆有的没的,她为求脱身,只得胡乱瞎掰,原以为郡王妃不会拿自己怎样,不料却是猜错了,来审问她的人,见问不出什么东西了,便一条腰带绞了她的脖子。

蒋婆子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那里得罪了郡王妃,才让她要了自己的小命。

得到底下人回报的郡王妃,不以为意的拿着帕子细细的擦着自己的手指,“死了就死了吧!让人把她扔到乱葬岗去吧!”

蒋婆子的家人为她收尸都不行,来回报的婆子对郡王妃的狠毒心生惧意,可脸上不敢表露出来,吶吶应了便急急去办事,临出门时,还同世子擦身而过,世子闻到她身上有股难闻的味儿,不悦的捏着鼻子,等侍候的小厮把鼻烟壸给他,闻了闻里头的香味,驱散了那股味儿,世子方才提脚往里去。

外书房中,郡王爷正在和幕僚们谈起与瑞瑶教合作的事,按照郡王爷的意思,他不止想和黎浅浅合作水澜城中的生意,他真正想要的是,参与瑞瑶教在南楚的所有生意。

可是黎浅浅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答应。

几个幕僚觉得这样的合作风险太大,要是他们投入大笔钱财后,却被瑞教摆一道怎么办,其中反对最为大声的,便是那位去和黎浅浅说合作的黄幕僚,郡王却觉得这些幕僚年纪大了,脑子太过僵硬。

世子没有参加会议,倒是他的两个同母所出的弟弟,却是坐在郡王身边参加会议。

幕僚们对此都已经习以为常,世子除了皮相好看,其他几乎是没有一样拿得出手,而他的两个弟弟,虽不似他的容貌那么出众,但他们才学出色不说,还能文能武,让幕僚们都为他们感到可惜,一样都是投生在郡王妃的肚子,偏偏就晚了世子几年,于是就得和郡王这个位置擦身而过,真是可惜!

郡王倒是没想太多,反正都是自己的儿子,谁能干,谁就多担点事,世子,那就是个扶不起的烂泥,有弟弟能帮衬他,有何不可?

却不知就因为这样的想法,为郡王府的未来埋下了隐患。

不过这些,都不在黎浅浅关注的范围里,之前刘二传来的信,说东齐那边的事一切顺利,不日就能返回南楚。

可是今天传来的信,却又说,九皇子和十三皇子上朝时,在皇帝跟前大打出手,把皇帝气得昏过去,御医们束手无策,最后便想到了韦神医,之前他虽是中风,可是南楚来的蓝神医把他救回来了,就算他没办法救皇帝,那么那个把他救回来的蓝神医肯定有办法嘛!

于是乎蓝海和韦长玹两人被东齐皇帝请进宫去了。

黎漱他们要回来,势必得等到东齐皇帝状况稳定下来,蓝海从宫中脱身。

这下子可有得等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