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藏书山庄 > 历史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厉害的是你爹不是你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六百一十六章 厉害的是你爹不是你

作者:扬秋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3 00:01:21 来源:读书哪

“你知道我爹是谁吗?你竟敢对我不敬?”吴宝珠右手食指直指黎浅浅,看到对方比自己还要美丽精致的五官,她气就不打一处来。

自小就因貌美而被众人疼爱拍捧的她,不是没见过长得比自己好看的女孩子,那些女孩有比自己身份低的,也有比自己身份高,身份低的会抬命巴结她,任她欺负不敢还手。

至于比她身份高的,目前为止,她也就只见过水澜郡王府的姑娘们了,她们的身份是宗室,虽没有封诰,但不是郡王的女儿,就是孙女,孙女们还小,女儿们嘛!有几个正值适婚年纪,她家几个哥哥都还没娶妻呢!

出身郡王府身份尊贵又如何,不管是嫡出还是庶出,女孩子长大了,都要嫁人的,而她家的哥哥们可是个个出众英伟,不说水澜城,就是这附近的州府,也无人及得上。

她们若想嫁入她家,对她这未来小姑子,可就得百般巴结。

换言之,就是比她身份高长得好看的女孩,也得为日后能嫁得如意郎君,而对她巴结讨好。

顺风顺水一辈子的吴宝珠,万万没想到会在今天踢到铁板。

黎浅浅颇无奈的看着眼前的美貌少女,长眼睛没见过这么冒失的人。

刚刚得婆子通知,道是有人上门拜访,婆子话都还没说完呢!这姑娘就已经领着人冲进来了,一张口便问她买的银霜炭放在那儿?她好让人去搬,接着就骂她们不识抬举,她家管事来说过了,聪明的就该早早把东西双手奉上了,竟然还劳驾她,亲自带人来取!

然后就是指着她鼻子骂,末了就是你知道我爹是谁吗?你竟敢对我不敬!

真是天地良心哟!从她进门,她们一句话都来不及说,怎么对她不敬?还是说,她们反应不够快,没来及跟她卑躬屈膝奉承,就是不敬?

“敢问这位小姐,您是哪家的小姐?”叶妈妈得了黎浅浅示意,上前福了一福,柔声问道。

“什么?”吴宝珠没料到对方是这个反应,以前她只消这么一闹,对方不是全体下跪求饶,就是频频赔不是,务求请她息怒,怎么会是这样?问她是谁家小姐?

她疑惑的看向方才去敲开门的嬷嬷,那嬷嬷讪讪的涨红了脸,挤到她身边,悄声道,“奴奴婢,奴婢没来得及说。”她都还没报家门,那看门的婆子就跑了,紧接着自家小姐就迫不及待进门了,她压根就没机会回报。

“掌嘴。”吴宝珠不屑的瞪她一眼,丢下这两字,那嬷嬷便黑着脸退到一旁去掌嘴去了,同时还不忘狠狠的瞪了守门的婆子一眼,可把守门的婆子吓坏了,浑身一抖,缩到角落去。

叶妈妈似没看到眼前这一幕,又问了吴宝珠身边,看来是掌事的丫鬟,“姑娘,敢问贵家小姐是哪位啊?”

“我们姑娘是水澜郡王府吴参将家的嫡小姐。”丫鬟脆声回答,同时鄙夷的看叶妈妈一眼。

也不知道她是在鄙夷什么?是觉得叶妈妈穿的衣服,比她这参将家丫鬟简朴?还是……反正黎浅浅看不懂,郡王府的参将是个什么职位啊?为什么他家的丫鬟、姑娘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睥睨众生的模样?

春江想了下,小声的回答她,“参将是正三品的武将,一般任地方上卫所的指挥使,不过这吴参将既是在郡王府里领差,应该就没有兼任卫所指挥使,这参将之衔八成是水澜郡王自己封的。”

换言之就是没有上报朝廷,自己任命的,虽名为参将,却不是正三品的武将?春江点点头,又道,“不过只要不出水澜郡王的势力范围,他这参将还是有人买账的。”

原来如此。

不过吴参将家的人,难道不知道,他这参将之衔出了水澜郡王的势力范围就无用武之地?

春江听了直笑,“这不还没出水澜郡王的势力范围吗?”

也是。

“教主,您这是传音入密?”

“耶?”黎浅浅被她一问,才反应过来,原来刚刚自己一直用这方式在跟她问话,怪不得春江会知道她想问什么,哈哈。

主仆两个相视一笑,对面的吴宝珠看了直想撕碎她们两的脸,尤其是那个坐在上首的死丫头,竟然敢大剌剌的坐在那,动也不动!

“笑什么笑,我问你们哪!你们两笑什么?”

“真是奇怪了!这位姑娘,我们好好的在自己的地方说笑,难道碍着你了吗?你一个大姑娘家,擅自闯进来不说,见着人张嘴就骂,真是……”叶妈妈摇头叹息,“真是世风日下啊!”

虽然没有明说,但人家的话里、动作里都在在表现出,对吴宝珠没教养的叹息。

“我们刚刚不就说了,我家小姐是吴参将家的……”话还没说完,就让叶妈妈打断。

就见叶妈妈不敢置信的指着丫鬟大声道,“你这丫鬟真是张嘴就胡说八道,我们可是听说了,吴参将家教甚严,不可能教出这般不知礼的姑娘的。”

先给你戴个知礼的大帽子,如果眼前这些人回去告状,那就得先认了吴参将家家教不严,教出来的女儿不知礼数任性妄为。

“你们不是从外地来的?怎么知道吴参将家家教甚严?”丫鬟忽地有些后悔了,小姐闹着要来找碴,自己就没拦住她呢?这事回头要是让老爷知道了,别说自己了,就是小姐自己都落不着好。

老爷虽和老太太、太太一样疼宠小姐,可是一旦犯了老爷的忌讳,那就是老太太也劝不住老爷的。

“咦?难道不是吗?我们可是都听说了,吴参将是水澜郡王跟前最得脸的,很受郡王重用,就是因为吴参将知礼谨行,难道不是这样?”春江面露疑惑的问叶妈妈。

叶妈妈心里直笑,面上神色却极郑重,“就是如此,外头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吴宝珠咬着下唇一时之间没了主意,她是带人来搬银霜炭的,这几天用柴炭,祖母身子弱受不了,都已经病倒了,要是再弄不到银霜炭回去,要是祖母出了什么差池,父亲问罪下来,她娘肯定受不住的。

“你,你管我是谁家的,反正你们买的银霜炭放在那儿,赶紧给我拿出来,否则我就让人收拾你们。”不能再把她爹搬出来压人了,否则要是让她爹知道,肯定要责罚她一顿的。

吴宝珠虽被祖母和亲娘宠得有点无法无天,可对严厉的父亲还是很惧怕的,因为身为武将的父亲身材壮硕声若洪钟,总是一脸严肃叫人望之生畏,家里的孩子不止她,就连她几个哥哥,对父亲也是又敬又怕。

“我们买的只有柴炭,没有银霜炭,如果你们家周转不过来,我们可以挪一些给你们。”黎浅浅刻意软了声,她个头小,声音一放软,就显得人更小了。

吴宝珠被她的声音惑了心神,一时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可是跟着来的嬷嬷却第一时间就听懂了。

这死丫头说的是什么话啊!周转不过来,那一些给你们?这是干么?施舍?可看自家小姐一眼,见她似乎没反应过来,她便低下头不言语了,开玩笑,对方讲这种话,小姐都没听懂,她一个下人却听懂了,是变相告诉小姐,自己比小姐还聪明?这会儿事,回头等小姐反应过来,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

所以她还是明哲保身,别多事别多嘴,回去后,要是太太因此怪罪下来,她自认无能蠢笨就是,所以没听懂人家意有所指的话,害小姐丢脸,难道太太和老太太能因为她笨、无能责罚她吗?

吴宝珠身边的丫鬟刚刚出了一次头,却让人用话压住了,现在就算听懂,也不敢再出头。

吴宝珠不笨,她听懂了,但听到对方说没有银霜炭,她就傻住了,没有?如果她这里没有,那她吵翻天也要不到啊!

她倒是没怀疑黎浅浅骗她,因为之前就听她娘和丫鬟们说,这个镇小,怕是没有银霜炭可买。

本来出门时有备着银霜炭的,只是没想到雪下得太大,天又冷,几位主子全都要用,本想着就要回去了,用完就用完了,路上再找地方买就是,谁晓得路上会因大雪延误行程。

但就这样回去?未免丢脸,所以吴宝珠朝丫鬟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开口服软接下来。

丫鬟苦笑只得开口谢过,黎浅浅便命春江领她们去搬柴炭。

暂当库房放柴炭的是东厢的北屋,春江开了门,领她们进去,几个粗使婆子看到东厢被拿来当练功房的东厢堂屋和南屋,个个不由张大嘴,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连张桌椅都没有?还有个奇形怪状的木头桩子。

咦?“你们看那桩子,跟咱们家老爷和少爷们练功的木桩怎么一样啊?”

“是啊!”婆子们交头接耳议论著,一个婆子大着胆子,指着那木桩问春江,“姑娘,姑娘,请问一下,您这屋里摆的这是啥?”

“那是我们练功用的木桩,婆婆们家的老爷不是武将吗?家里也有这东西?”

“有,有,有。”婆子们异口同声回道,开口问的婆子又道,“姑娘说,这是你们练功用的木桩?难道你们都会武功?”

“是啊!”春江笑嘻嘻的点头,指着那木桩道,“我们家老爷也是武将,我家小姐自小就练武。”

我们家老爷也是武将?!这话像是一道闷雷,打在了婆子头上,客栈掌柜不是说她们是商户人家?

怎么会是武将的家眷?

婆子们浑浑噩噩的把装柴炭的箩筐搬走了,吴宝珠也在丫鬟的扶持下走了,黎浅浅打发走她们,就回房洗漱去了。

吴家住的客院里,老太太身边的嬷嬷板着张脸,很是不悦的指着一众丫鬟们们开骂,老太太身子娇贵,用了几天柴炭,实在是受不住病倒了,她们侍候的人为此可是吃足了苦头。

明知银霜炭的量不多,大太太和二太太却故意闹着要用,三位小姐也跟着闹腾,短短几天就把一大箩筐银霜炭用完了,看得嬷嬷心疼得要死,就怕没得用,老太太要受罪,果然,就受累了吧?

“吴嬷嬷,吴嬷嬷,宝珠小姐回来了。”

“回来了?可带了银霜炭回来?”吴嬷嬷很兴奋的奔上前,发现婆子们提的箩筐里装的就跟他们这两天买的柴炭没两样嘛!

“这是怎么回事?”

婆子们如同找到了渲泻的管道,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适才在黎浅浅客院里的遭遇。

吴嬷嬷听完之后,惊疑不定,“那丫鬟说她家老爷也是武将?”

“是。”

“那可问了是那一位武将?”

“这,咱们没来得及问。”不止没想到同时也是忙着搬东西回来之故。

“赶紧去问问。”

可别遇上什么京里出来的贵人才好。

吴嬷嬷跟在老太太身边,见多识广,自家老爷这参将之衔,有什么玄机,她大概是老太太之外最清楚的了。

当年水澜郡王因与自家老爷交好,一继承爵位后,就想拉小伙伴一把,可是那会儿朝廷虽正乱着,可皇帝也没因此点头,让郡王有自行任命官员的权利,因此老爷这参将衔,没有朝廷认可,只能算是郡王私人任命,没有什么实权不说,老太太她们也无诰命,就更别说品级了。

不过这些年,老爷谨言慎行,老太太等家眷等闲不出远门,倒也没什么事,没想到,竟然在这么一个小地方,遇上货真价实的武将家眷。

让吴嬷嬷伤脑筋的是,她们之前误认人家不过是商户人家,吴管事还跑事挑衅人家,还有宝珠小姐……

这位主子最是刁蛮任性,要是把人惹恼了,一状告到老爷那里去,可要怎么收场啊?

“你们这些柴炭是打那儿来的?”

婆子们忙把事情说仔细,吴嬷嬷想了下,觉得对方应该是没生气吧?可要没生气,说的话又怎么这般过份?

她一时拿不定主意,只得悄悄去找大太太,大太太得知女儿竟然跑去找之前买炭的人家麻烦,正不知该拿女儿如何是好,就听丫鬟来报,说是婆婆身边的吴嬷嬷来了,她忙让人进来,听嬷嬷那么一说,再看向女儿时,忍不住气道。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你以为城里那些姑娘让着你,是因为你厉害才让着你吗?错了!她们让着你,是因为你爹不是因为你,你……”大太太气急败坏,看女儿一副不服的样子,气恼的甩了她一巴掌,“厉害的是你爹,不是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