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藏书山庄 > 历史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六百九十四章 任性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六百九十四章 任性

作者:扬秋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9-26 20:27:03 来源:少年文学

黎家所有人都在等黎令熙回来,只是,他从神剑山庄出来之后,就带着那些少年不知去向,只让神剑山庄的庄主派人通知黎经时一声,还有叫他那些心腹,去神剑山庄等他。

黎经时满腔疑问顿时只能往肚里吞,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是轻了不成重了更不行,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比待女儿还要小心翼翼,现在他少爷一句有事要办,就拖着一堆人跑了,他这当爹的,也只能生受着。

不然呢?

黎韶熙对三弟的印象不是很深刻,不过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个有主意的人,见他不想让人管,带着人跑了,也就不管了,反正等他处理不了了,他这大哥想办法帮他兜着就是。

黎茗熙看似豪迈,其实心思蛮细的,他径直跑来找黎浅浅,“你那天在山上,有让春寿回来叫人跟上去,对吧?”

“嗯,所以二哥想问,他们知不知道,三哥带着人上哪儿去了?”黎浅浅一见到他来,也没跟他绕圈,直接把他的来意给说了。

黎茗熙笑,“什么都瞒不过你,是啊!我是想问你,他们知不知道你三哥他……”

黎浅浅朝他笑了下,道,“三哥是清平门门主,清平门是做什么的,二哥是知道的。”这句话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黎茗熙点头,接过春江递过来的茶碗,“我们在南楚是官,他,这行当不是那么好做的。”

一边是官,一边是杀手,是收钱买人命的行当,当然是不好再做下去,如果黎令熙还想继续做那个门主,应该就不会跟着他们回来,还是,他想错了?他跟着他们回来,只是在为清平门吸收新血,毕竟前任正副门主之争,清平门里可损失了不少精英。

“三哥没想再当那个门主,那时会接手,不过是因为杀害前门主的副门主是他清理的,他不接手门主之位,其他人就算想接任也有点心虚,唯恐接手了,三哥回头再把他们给收拾了。”

不过是名正言顺罢了!

想到这里,黎茗熙不禁要想,黎令熙不当这个门主的话,那他想做什么?看看他带出来的心腹,那可真不少啊!比他们兄弟身边的亲兵还要多上好些,嗯,说不准他们的亲兵还及不上人家咧!

黎令熙是个生性豪爽的,看不得不平,被前门主扔在庄子上自生自灭时,就因庄头的孙子老带着庄子里那孩子欺负他们,他本就跟着黎经时学了些拳脚功夫,又得前门主派去庄子上教他们武功的师父看重,私下教了不少不传秘功。

庄头孙子那一伙欺负人时,他便带着小伙伴们,把那伙人给胖揍了一顿,挨师父罚的时候,小伙伴们从厨房偷了吃食来给他,他和那些心腹的交情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黎浅浅也不知道,她三哥为什么会跟她说这些,大概是认为,她小小年纪就接掌瑞瑶教,与他之间有共同的话题吧!

只不过让黎令熙失望的是,他难得掏心掏肺跟人说心事,他可爱娇美的小妹妹却只是听,并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

黎浅浅上辈子是个宅,三五天不出门不跟人说话很正常,所以她三哥跟她说了心里事,她听过就算,完全没有回应,给予他想要的回馈,譬如说,跟他讲讲表舅师父多变态啦!数九寒冬窝被窝睡懒觉最痛快时,就把你从暖呼呼的被窝里拎出来,诸如此类的抱怨。

好吧!黎漱虽是江湖人,但是呢!他是由他爹娘教养出来的,他娘倒还罢了,他爹他祖父自小的教养规矩,可都是由宫人们教授出来的,他祖父那会儿,还有前朝宫中的总管在,那老总管虽是笑眯眯的,可他教出来的人,却都比现在皇室中的教养嬷嬷还讲究。

其实吧!讲规矩,那些皇族权贵们只在对自己有利的时候,才讲究这套繁文缛节,尤其是用来要求身份不如自己的人,因此各国宫里头的嬷嬷们就成了非常讲究这些规矩细节的人。

至于他们的主子?真拿规矩礼仪去要求他们?别逗了!

黎漱看似不羁,但其实是个很讲规矩的人,收了黎浅浅为徒,就给她找了妈妈、丫鬟,真要叫人起床练功,根本用不着他亲力亲为,自有丫鬟效劳,而且黎令熙也错估了他妹,黎浅浅虽宅,可也知道身体健康很重要,尤其在这个异世,是个染了风寒就可能一命呜乎的,因此能有机会习武练功,她还是很珍惜的。

几乎不用丫鬟催,每天自动自发起床练武,又怎么会有机会劳驾黎漱出手拎徒弟出去练功?

黎令熙不知黎漱其人,对妹妹和表舅这对师徒之间的事,只能凭自己想象,黎浅浅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对这个三哥,她跟大家一样,都觉得很陌生,甚至要比黎经时他们父子三人还甚。

毕竟黎令熙离开家之前,和父兄一起生活过数年,黎浅浅是他离家后出生的,他虽知母亲怀了孩子,可是接下来的变故,让他自顾不暇,哪还有心思去想家人。

直到副门主悄悄派人透了消息给他,说是他家里人在找他,不过门主让人送了假消息过去,他才想起来他是被祖母给卖掉的。

副门主透消息给他,自不是存着好心,而是想挑拨他和门主之间的关系。

事实上,他确实成功了,门主瞒住他背着他送假消息给凤家庄一事,让他对门主不再如以前忠心。

或许他那态度太过明显,门主急切地想要将他掌控在手里,便要招他为婿,完全不顾他那女儿早就和外祖家的表兄情投意合。

得知父亲意欲拆散她和表哥时,清平门的大小姐不是找上门,叫他拒绝,而是派人端了掺了毒药的点心来给他。

亏得她身边的一个丫鬟通风报信,才让他逃过一劫,不过,那盘点心最后不小心毒死了门主极得宠的妾室,于是乎门主的内院就起了风暴,嫡亲女儿毒死了庶母,嗯,这个问题有点大啊!

他是要笼络住黎令熙,不是要把祸害嫁给他,所以这门亲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些事,黎令熙虽没说,但黎韶熙兄弟早早就派人,从他心腹那边问出来了。

他们两兄弟是因为在边关打仗,所以耽误了婚事,以令熙的年纪,早就该成亲了,却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做兄长的自然要关心,得知前事,不禁心疼弟弟,这都什么事啊!

黎韶熙是当大哥的,但他自己都不想早早成家,自认没资格管三弟娶不娶妻,但黎茗熙就不同了。

他们现在的身份是伯爷,虽是一世爵,年纪也有点大,但一旦出孝,他们兄弟两依然会很抢手,黎令熙就不一样了,如果他真不当清平门门主,身边又有一帮兄弟要养活,拿什么成家娶老婆啊?

黎茗熙为此愁得都睡不着了。

黎浅浅听二哥数落抱怨了这么一长串后,不由暗抚额,没想到她这位二哥想得还真多!

“二哥别着急,咱们还要守三年孝呢!等出孝了,也是你和大哥先成亲,才会轮到三哥,所以,不急。”

“哪能不急啊!你不知道,这时间在过很快的,哪!你看,我们当初在边关打仗的时候,才多大,那时有人给爹说我和大哥的亲事,大哥说不急,我们还没及冠呢!急什么?结果,一晃就二十多岁了。”黎茗熙感叹的同时,还伸手在妹妹的头顶揉了下,感觉妹妹这头光滑水润的头发手感太好,忍不住又再多揉了几下。

黎浅浅厚的一声,伸手拍开还想继续在她头上作怪的大手。“二哥你够了喔!再揉我翻脸了啊!”

兄妹两个遂打闹起来,便把黎令熙的事给暂搁下了。

黎令熙带着人去了哪里,就连神剑山庄的庄主都不晓得,他那些心腹赶到后,从何庄主那里拿了封信就走了。

鸽卫们自然是盯着,不过黎令熙功夫顶尖,那群少年公子哥儿们武功也有些底子,不是鸽卫们能相比的,黎令熙有心摆脱跟屁虫,自是再轻松不过,而他的那些心腹们的武艺就不用说了,虽及不上黎令熙,但绝对比那些公子哥儿们强,因此鸽卫们就算有心跟上去,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最后统统颓丧的回来跟黎浅浅请罪,黎浅浅心知三哥是有心摆脱他们的,但不罚他们,也说不过去,便罚了他们三个月月钱,接下来不用她开口,他们全都很自动的发奋练武。

要不是他们武艺太低,怎会被三爷给甩开呢?教主只罚他们三个月月钱,却叫他们更加愧疚。

黎浅浅看他们勤奋练功,就让刘二变着法子贴补他们。

至于黎令熙的行踪?想来只有他想出现时,才会露脸了。

送走了二哥,黎浅浅打了呵欠趴在床上不动弹了。

春江和春寿看着直笑,还是叶妈妈端茶进来看到,忙招呼她们两给黎浅浅盖上被子,黎浅浅才翻身坐起。

“我没睡着,只是刚刚和二哥闹了下,有点累。”

“二爷也是的,怎么好闹您呢?”叶妈妈心里自是以黎浅浅为主,对不知体贴妹妹的二爷满是牢骚。

黎浅浅听她抱怨了一堆,才笑着把话岔开。

黎经时趁着在家,让人找来泥水匠,把黎家小院修缮了一番,修缮期间他便带着儿女回了南城,只是这次,他们没有回黎府,而是转往黎浅浅名下的宅子住下。

黎浅浅之前和春江她们挑了好久,黎韶熙原以为她们是闹着玩儿,没想到她们是真在烦恼要住那座宅子,遂笑着跟妹妹说,“这点小事也值得烦恼?随便挑一处住下,住得顺心就多住几天,住得不如意就换别处住就是。”

黎浅浅这才随手一点,点中了这处位在东城,离黎府最近的宅子来住。

他们的动静不大,黎天赐跟这位叔叔不亲,他身体不好,又有一堆事要忙,自然不会去留心,三房从黎家小院回来没,黎大奶奶就更不用说了,丈夫体弱,又有两个孩子要照顾,公婆不在府里,但小姑子们和公爹的妾室,及二房的姨娘们都在,男人和主母都不在,这些姨娘们便蠢蠢欲动了。

一会儿是家里爹娘病了要用药,一会是家里子侄要成亲,借口花样百出,却都只有一个目的,要钱。

庶妹们虽是庶出,但也自己的交际圈,小姐妹过生日,小姐妹家里长辈过生日,办赏花会邀她们去赏花。

小姐妹过生日要送礼,这她们自己用私房去采买,但长辈过生日,这就得看对方家在南城里的地位如何,若是还不错,便要从公中置办一份礼过去。

要去小姐妹家里做客,衣服、首饰自然不可轻忽,否则坠了黎家的名头,婆婆回来知道了,肯定饶不了她。

黎天赐夫妻忙得很,根本没去注意黎经时他们的行踪,就算黎大老爷临走前,吩咐儿子,要把握机会好好和三房父子相处,他们夫妻也没法照办。

被留下来的庶女们,就算有心想和黎浅浅拉近关系,也苦于没有门路,而无法付诸行动。

整个黎府,大概只有黎净净让人留心此事。

不过虽是如此,她得知黎浅浅她们回南城时,已是两天后的事了。

她虽很想去找黎浅浅,却不知能和她说什么,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派人去她住的宅子递帖子时,去送拜帖的婆子拿着帖子回来,道,“黎教主他们已经离开了,门子不知他们上那儿去了。”

黎净净微愣,她还以为黎浅浅她们回南城后,就会在南城住下,毕竟还在孝期,跑来跑去的不太象话,却没想到,人家才在南城住没两天就离开了。

“你没问那门子,三叔他们是不是去水澜城了?”

婆子暗撇嘴,面上却依旧保持恭谨,“奴婢问过了,可那门子说,主子的事,他一个下人哪晓得啊!”

黎净净微怔,那门子也没说错,做主子的自然是不需向他一个门子交代行踪。

只是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想和黎浅浅说些旧事的,她叹口气,她那为数不多的勇气就这么消散了。

她却不知,黎浅浅并未离开南城,而是换到另一处宅子去住了。黎浅浅决定要把这几处宅子全住过一遍,然后把不喜欢的卖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