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藏书山庄 > 历史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千九十七章 脸红了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一千九十七章 脸红了

作者:扬秋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3 00:01:21 来源:读书哪

薛夫人扔下那样的一个惊天消息后,就回家了,女儿还需要她安抚呢!

只是才下车,就被留守的嬷嬷的消息吓傻了,“你说什么,跳水自尽?”

“是,是啊!”嬷嬷吓得脸都白了,小腿发软浑身颤抖,“奴奴婢们侍候着大小姐回房,走到半道上,大小姐说,她想去园子里散散心。奴婢们不敢拦,只能紧跟在侧。”

嬷嬷一开始还有些口吃,不过到底是薛夫人得用的,很快就镇定下来,然还是抖着嘴唇,因为被薛毓清吓坏了,“才走到园子里,大小姐说她会冷,叫丫鬟们回房取披风来。”

薛夫人边走边听,脚下不敢停,越走越快,“然后呢?”

“然后,大小姐又喊饿,要吃的,把人派去厨房拿糕点之后,又说渴要喝的,这样来回折腾,结果等奴婢们回来,就看到大小姐在园子里的荷花池里。”

听到这儿,薛夫人直接脚下一软,整个人就往地上瘫坐去,幸好在跟她禀报的嬷嬷和跟出门的丫鬟及时扶她一把,才没她出丑。

“然后呢?老爷呢?少爷们呢?大奶奶和二奶奶她们……”

“老爷和少爷们在外头忙着,奴婢们不敢通知他们。”嬷嬷低头小声喃道,“大奶奶她们倒是都赶到了,要不是大奶奶发话,大伙儿现在还在池边急成一团。”

薛夫人听到这儿暗松口气,自己亲手挑的长媳,危急关头还是有些用处的。

“那,大小姐现在……”

“现在已经送回房去了。”嬷嬷顿了下道,“就是大夫……”

“如何?”

“咱们手头上的现钱已经告罄,请大夫,不能不给诊金。”薛夫人一听脸都黑了,停下脚步转头怒视嬷嬷,“怎么会没钱?年前庄子和铺子不是才来交过……”

话还没说完,嬷嬷靠上来小声提醒,“老爷和少爷们日前不是跟您说,铺子需要钱周转?”

所以都拿出去周转了!薛夫人一愣,“那大小姐那里?”

“大小姐的压箱银子都在她屋里,咱们谁敢去动啊!”薛毓清搬回娘家住,早已派人把自己的东西搬回来了。

薛夫人叹气,“没得说,也只能先从她那儿挪用些了。”等她的庄子和铺子把这几个月的收入交上来,她再还女儿就是。

她倒是没想用儿媳妇们的,扶着嬷嬷的手,总算是来到薛毓清的屋子,这是她出嫁前住的房子,里头围满了人,不过都在堂屋待着,见薛夫人来了,纷纷和她打招呼,原来都是薛家旁支的女眷们。

她们围在此处,并非是关心薛毓清而来,而是来看这个坏了薛家名声的罪魁祸首到底死了没有,对薛夫人,她们还有几分真心,但对薛毓清?

哼!以前不知道薛毓清真实性情,她们多少都因为她,而对自家女儿或媳妇有所误会,因为薛毓清自小受宠,谁都不曾对她设防,只有在她手里真正吃过亏的人才会知道她的可怕之处。

黎浅浅那一席话,揭开了薛毓清长久以来的假面具,知道她是个小气又记仇的人之后,大家不免要对她以前的作为多想一些,这一多想就发现了不对之处,也就明白了她们当初被薛毓清所骗,误会了自家的女儿或媳妇。

再一细究才发现,她们都曾批评过薛毓清,也许是有心也或是无意,但没一例外的,都因薛毓清而吃了亏。

薛家现在因为薛毓清,而被人针对,当官的被弹劾,严重的被免职,轻的则被调离原职,经商的举步维艰,血本无归只得关门清算的多不胜数,原本富贵的薛家已从京城一流世家,跌出三流之外,不少往日依附着嫡支本家的薛氏族人,已经纷请分宗。

薛夫人在这些女人眼中看到了幸灾乐祸,看到了冷眼旁观,看到了冷漠无情,就是没有人眼里有同情和怜悯。

她冷冷的扫了她们一圈,冷声道,“各位嫂子、婶娘和弟媳们,清姐儿还没脱离险境,我就少陪了,招呼不周还请见谅。”

“好说,你快进去看看吧!可怜见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不过是被休了嘛!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这两条腿的男人还少见了吗?总是能找到个好的。”

“就是,嫂子,您劝清姐儿想开些才是。”

“那荷花池的花多漂亮啊!要真死在里头,那些花还开吗?”

“你小孩子家家不懂事,别乱说话。”

“嫂子还是赶紧进去吧!迟了,说不准就天人永隔了!”

这些人有的尖酸刻薄,有的冷言冷语,薛夫人冷冷的看了一眼,便不再搭理她们,径直进内室去。

内室里,除了昏迷不醒的薛毓清,就是薛夫人的儿媳妇们,薛大奶奶看婆婆面色不豫,想到刚刚听到的那些人说的话,不由心头一沉,薛夫人才回来,所以并不晓得,外头那些族人,在她还没过来之前都说了什么。

可是她们一直待在内室,怎么可能没听见她们说什么,想到茫茫前路,薛大奶奶不禁暗自神伤,婆家什么都好,就是眼前昏睡中的小姑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偏偏被长辈们宠坏了。

把人宠坏就宠坏了吧!好歹把人宠坏的长辈们得担负起责任来嘛!可是除了婆婆之外,其他人只会争相指责别人把薛毓清宠坏了,浑忘了自己也是始作俑者。

当家里花团锦簇时,谁也看不出来这些人的真面目,等到家里落败了,就看到这些人丑陋的一面了。

薛大奶奶不禁庆幸,幸而自己的女儿没像薛毓清那样得宠,否则女儿很可能就是下一个薛毓清。

其他几位奶奶们也和大奶奶一个想法,以前还会为自家女儿不如她们姑姑薛毓清那样得宠而吃味儿,现在嘛!呵呵!

薛毓清再醒来时,已是三天后了,只是自尽跳水一说,真相为何犹不可知,因为她醒来之后,整个人呆呆傻傻的。

薛夫人急忙请来大夫,大夫仔细查看之后,遗憾的对薛夫人说,“贵千金泡在水中过久,这脑子受了损伤,老夫才疏学浅,实无力救治,还请夫人见谅。”

大夫说完,连诊金都没拿就走了。

薛夫人见状跌坐在地,放声大哭。

外间那些天天来此坐等消息的族人们,见状纷纷脚底抹油溜了。

薛大奶奶领着妯娌们送客,心里长叹一声,傻了也好,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都不知道,也就不会伤心难过了。

其他几位妯娌们眸光微闪,心里不禁都在暗暗盘算着。

薛毓清被前夫下了绝育药,这辈子都生不出孩子来了,而且现在是个呆傻之人,再嫁?想娶的人肯定是有,毕竟她嫁妆可不少,但婆母绝对不会答应,嫁回自己娘家侄儿都敢给她女儿下绝育药了,嫁外头的人家,她敢放心?

肯定不行的,那么就剩一条路,过继。

想到现在的薛家,大厦将倾,她们只能顾自己的小家,薛毓清这样的情况,过继谁家的孩子,只怕薛夫人都不会放心,大概只有自家的亲孙子,才能让她稍稍安心吧?

毕竟过继给女儿之后,这孩子还是养在自己跟前,就算有亲爹娘在又怎样?不过就是名份上多一个娘,要孝顺这个姑姑养母。

薛大奶奶不知身后的妯娌们已经想到这么远,她看着族人们的车远去,这才转身回府。

她不晓得眼下还算平静的薛府,在开始争夺过继儿子给薛毓清时,会变成修罗场。

却说黎浅浅这厢,过完年,把凤家庄京城分舵的正副分舵主换过之后,她和凤公子就要启程前往赵国,而凤庄主夫妻也要回去坐镇总舵。

不想就在这当口,黎韶熙找她密会。

黎浅浅不是很明白她大哥的来意,凤公子倒是猜到了一点,只笑着送她去小花厅见她大哥。

黎韶熙也不跟她兜圈子,一坐下就开门见山说明来意。

黎浅浅看着她大哥,有一点点反应不过来,张着小嘴呆愣愣的看着她大哥,看着小妹的呆萌样,黎韶熙笑着拍拍她的脑袋瓜子。

“回神了!”

黎浅浅被拍得回过神来,“不是,大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我开你这种玩笑,有意义?”

“可是,朵梨姐?”她完全看不出来这两人有任何交集啊!他们两是怎么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暗渡陈仓的?

黎韶熙没好气的瞪她,“我还没开始行动,只是先来征求你的意见。”

咦?还没行动?这是……“你怎么看上她的?”黎浅浅不禁好奇的问。

“她够成熟稳重,不像那些小姑娘遇到事就喳喳呼的,像麻雀一样,那样很烦人。”

嗯,说的是,章朵梨年近三十,确实是够稳重成熟的。

“她很孝顺,对章老那是掏心掏肺的好,知恩知义感恩图报,我欣赏这样的人。”

“等等,那要是让你再遇上一个有这样品行的女人……”黎浅浅眼微挑,似在质问大哥,若遇上第二个、第三个,不会也想着把人弄回来吧?

这个时代对男人很宽容,可以三妻四妾,对此,黎浅浅表示接受无能,就算是她哥,亲哥,她也看不过去。

“你觉得你哥有那种时间和精力?一个老婆就够了,多了,不过是麻烦和累赘。”黎韶熙淡然的道。

“所以你来问我,是……”

“如果你也觉得好,就帮我敲敲边鼓吧!”黎韶熙笑,老实说,他需要成亲,但人选不必出身高门,一旦这个位置上有人,那些想要结交他笼络他的人,肯定要改弦易辙,从他的妻子这里下手。

章朵梨是凤家庄出来的,又跟着妹妹她们走南闯北,眼界肯定和那些养在深闺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不同。

她不会轻易被那些人送上的礼所打动,也不会什么事都要找他拿主意,她还有自己的专业,在他忙于工作的时候,不会黏乎乎的巴着他不放,彷佛离了他就像离了水的鱼,连呼吸都不会了。

要是在前世尚少不更事时,或许他会想要这样一个黏乎乎,离了自己就什么事都做不好的妻子,可现在嘛!他对妻子的要求变了。

想想他这世的娘亲,如果她是个像莬丝花一样的女人,那么她怕是熬不过被继母卖身为奴的那段日子吧?

如果她连那段日子都熬不过,那也等不到被卖进黎府,被黎老太婆嫁给他爹了。

想到他们父子顶替大伯父他们去当兵后,长孙氏母子所受到磨难,黎韶熙都不禁要为这世不曾谋面的母亲叹气。

真的,她要是内心不够强大,在面临蛮横不讲理的婆婆时,憋也憋死她了!一个正妻,被已分家的婆婆强制要求她自降为妾,把正室之位拱手相让给婆婆的侄女儿?气性略大的人,会活活气死吧?

长孙氏气性不大吗?肯定大的,但她得为身边的两个儿子和肚子里的孩子忍着气,甚至在三儿子被婆婆卖掉后,还要强忍愤怒和伤心,因为还有小儿子和肚里不知是男是女的娃儿需要她。

老实说,黎韶熙光想都想不出来,长孙氏是如何忍过丈夫和两个大儿子们的生死未卜,三子被卖下落不明,以及四子的惨死的,他想,应该是肚子里的孩子让她吞下这些锥心刺骨的痛吧?

只是这些磨难终究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印记,根据村子里的人的说法,长孙氏其实早就呈油尽灯枯之象,即使小蒋氏没对她出手,那时的长孙氏怕也命不久矣!只是她舍不得扔下年幼的女儿,所以硬撑着。

黎韶熙无法想象她生前承受了多少的苦痛,长叹一声回过神,就发现妹妹正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

“梨姐姐是个极好的人,她值得人专心一致待她。”

“我晓得。”黎韶熙笑着拍拍妹妹的头,“你不觉得你哥我,也值得人专心一致的待我?没有任何目的,没有任何私心?”

嗯,这是亲哥,两辈子的亲哥,虽说这辈子有师父表舅在前,亲哥的表现略不如人意,不过不怪他,他有职责在身,而且这个时代可比前世坑爹,越得皇帝重用,越发不自在,未得皇帝点头不得离京,真是,连出去玩都要被人管着。

“大哥难道不想找个让你倾心爱慕的人?”

黎韶熙满脸疑惑的看着妹妹,“你怎知她不是?”

“耶?”她有没有听错?“大哥……”

“好了,反正你记得,有空就帮大哥敲敲边鼓啊!”黎韶熙起身,丢下一句,“我回去了!”时,人已到门外了!

“我,刚刚是不是看错了,我大哥他,真的,脸红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