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藏书山庄 > 历史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千五十七章 抽身而退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一千五十七章 抽身而退

作者:扬秋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08-13 00:01:21 来源:读书哪

凤家庄的效率很高,凤公子的命令很快就传到了赵国,颢王黄镇平虽是胖,但相貌却没因为胖而走样,这会儿,他拿着心腹管事从凤家庄买来的消息,在屋里来来回回的不停踱步。

“王爷,您看……”另一个心腹看王爷这个样子,不免想要问问他的打算,世子爷年纪不小了,打从三年前遇上齐家那个小妖女,他家世子爷就像是着了魔,非卿不娶啊!不给他娶,他就又哭又闹的。

都二十出头的人了!还能赖在地上哭闹,想想还真是辣眼睛,可谁让这位是他家王爷的独苗苗咧!人家老子都没说话了,他们做下属的能说什么!

只是齐家那妖婆拿乔,王爷可是赵国的异姓王,放眼整个中州大陆,有几个异姓王啊?哼哼!虽然说他家王爷没有那个慧根,没办法上马打仗,可是人家开的酒楼可是遍布整个中州大陆啊!

哦,除了西越没有外,整个中州大陆都涵盖其中,包括海外……嗯,海外的酒楼有点水份,因为那是王爷的叔祖家去开的,也不知到底有没有开成……

颢王对心腹的话及走神完全视而不见,他正在发愁呢!

他们祖上就是因为生得好,才让赵国开国皇帝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他,当然,他家祖上骁勇善战也是关键之一,不过人长得好看,确实是占便宜。

要不然他是怎么娶到王妃的?是吧!颢王妃善厨,初识时她就只是个在赵国都城角落,摆小摊卖吃食的小姑娘。

本来他们两是根本碰不上的,他爱吃也爱美人,常常是夜不归营,流连忘返于秦楼楚馆中,他爹娘为此伤透脑筋,儿子二十鎯当岁却不肯正经娶妻,这是要愁死他们啊!

他从烟花地出来时,颢王妃都已经收摊回家了。

可巧,有一天早上,因为凌晨一场大雷雨,颢王没睡好,天蒙蒙亮时,他难得的没有沉醉美人怀中,而是起床准备回家了!

此举吓坏了侍候的随从及侍卫们,以为他病了,一路小心翼翼的护卫着他,想着赶紧把人送回王府,结果饥肠辘辘的颢王闻到了颢王妃所做小食的香味,一定要去吃,随从和侍卫们不敢违逆,便把他送过去。

这一过去,成就了一段姻缘,虽然颢王还是纳了不少美人进府,不过就只和王妃育有一子,世子从小就是听着父母的故事长大,所以对所谓的一见钟情十分的相信。

他在那次冬猎会上见到了齐月朔后,就扬言要娶她为妻。

其实以颢王父子在赵国的身份和地位,基本上,颢王世子看上谁,这门亲事都是十拿九稳的,可偏偏他相中的对象是齐月朔。

齐氏家主向来就不是个好相与的,齐家的姻亲们不是赵国权贵,就是皇亲,就是皇后家也同齐家有着紧密的关连,颢王世子想娶齐月朔,老实说,有点难度。

颢王想以权势相逼,人家背后靠山实力也不弱啊!

都说强扭的瓜不甜,婚姻亦如此,他们是结亲不是要结仇,所以颢王就想叫儿子换个对象好了!可颢王世子却在这个时候执拗了起来,不止追着齐月朔满赵国跑,最近甚至追到南楚去了!

颢王再好的性儿,也被不听话的儿子给激出火气来了!

可是他就这么个独苗苗儿,嘴上说狠话,可实际上还是娇宠着儿子。

尤其在听说,齐氏家主竟然打算把齐月朔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头子,也不答应把孙女嫁给他儿子时,颢王怒了!

正打算派人把儿子从南楚给抓回来呢!谁知就得到这么个消息。

齐氏不知在南楚得罪了什么人,所有的产业目前都遇上难题,要是在以前,习惯借助姻亲之力度过难关的齐氏,只消找姻亲们出面,所有的难关都能迎刃而解。

只是这回也不知怎么回事,向来求无不应的姻亲们难得的袖手旁观,眼看着所有的产业就要拱手让人了。

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利用这个机会,逼齐氏家主同意这门婚事,否则,齐氏在南楚的所有产业都将面临易主的窘境,“派人去估算下,齐氏在南楚的产业总值多少。”

“王爷,这,短时间内可估算不出来,不过要是凤家庄的消息无误,咱们也不用估算了,就等着三个月后看着他们倒闭就是。”

现值要估算肯定得花一番功夫,可是要是齐氏的难题解不了,那就只有倒闭一途,还估算什么呢?

“也是,那……派两个管事去齐氏家主,把这事跟那老太婆说说,她要是还不答应,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就是。”

颢王顿了下又问,“你这消息准不准确啊?”

厅里诸人一时有点无语,您这话不是该在一开始就问的吗?现在才问,会不会有点太迟了?

去买消息的心腹管事道,“凤家庄的消息向来是准确的。”钱要是给的不多,顶多消息给的是片面的,倘若像他家王爷这般财大气粗的,除了买消息的钱,还时不时打赏,那凤家庄也不是不识趣的,瞧,这回,他们不就占便宜了吗?

除了他们世子的确切下落外,还附赠了齐月朔及齐氏的消息。

颢王讪笑两声,就把人统统打发走,自己拿着从凤家庄得来的消息纸片,脚步轻快的走回正院去。

结果快到正院前的小径时,一声娇啼从旁的小道传来。

“王爷~”娇嗲入骨的让颢王爷浑身一抖,脚下不停的直往正院赶,身后那道声音喊了两声,见喊不停颢王爷,反倒还让人加快脚步,不由气得在原地直跺脚。

等颢王那圆润的身躯消失在正院院门后,她才停下脚步气呼呼的跳脚。

“王爷这是怎么了!每次我在他身后喊他,他都不理睬我,还越走越快!”

宫装美人儿不解跳脚,知道为主子是怎么吓跑王爷的丫鬟暗暗叹气。

这王府中,谁人不知自家王爷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王妃和鬼。

怕王妃嘛!这无非是怕惹恼了王妃,王妃不给他吃的,他就只能挨饿呗!至于怕鬼,嗯,这别说王爷怕,她们也怕的呀!

可是她们家被当成女鬼的主子,一点自觉都没有,她完全不曾想过,她每次喊王爷的声音有多恐怖,王爷每次回正院时,约莫是天擦黑时,也就是人家说的逢魔时刻,丫鬟们心说,这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凑齐了啊!王爷还能不把主子当鬼魅看待吗?

这位才进府不到半年的美人儿,压根想不到,自己会被自己的夫主当成鬼魅看待,她还一心想攀上枝头作凤凰呢!

丫鬟们就算晓得,也没人作死的去跟她挑明了说,毕竟这位美人儿美则美矣,脾气可不怎么好,之前侍候的丫鬟不知其脾性,因说错了话便被这位美人给让人杖责死了。

眼见今天又是无功而返的一天,丫鬟们只能十二万分小心的把人哄回房去。

颢王丝毫不知身后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知道,不知从何时起,每次他要回正院时,总会有个女的在背后娇嗲的喊他王爷。

他跟王妃说过一回,王妃只笑着说王爷艳福不浅,其他什么都没说,不过光是这样,就已经够让颢王浑身一颤,夫妻多年,他哪听不出来王妃这是生气了,可她生什么气啊?

不就是个女鬼在背后喊他呗!

颢王早就忘记了,这名专爱在他进正院前,在背后喊他王爷的女子,是十一皇子赵延送给他的礼物,听说是从南楚带回来的。

听说十一皇子本来还蛮喜欢她的,可惜她不长眼,得罪了蓝侧妃,十一皇子妃就命丈夫赶紧把她处置了。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虽不知那女子怎么得罪了十一皇子的蓝侧妃,但颢王瞧那女子一派楚楚可怜的模样,就慨然应下收留了她。

没想到从那之后,他就开始过起苦日子了!每次回正院都要被鬼吓。

颢王早就忘记这个美人儿了!只记得每天的恐怖经历。

王府中,除了王爷,所有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没人去告诉颢王,更没人去提醒那个从南楚来的美人儿。

于是那位美人儿本来怀揣雄心壮志,想要在十一皇子的后院一人独大,结果败北退走,来到颢王府,本以为有施展抱负的机会了!可惜,颢王就没去过她屋里一回。

自进府以来,就一直独守空闺,好不容易想出招惹王爷的法子,竟然被王爷认为她是鬼!!!

幸好她不晓得,不然肯定要气死了!

颢王妃得知儿子在南楚京城,总算是能放下心来,儿行千里母担忧,虽不知他几时回来,但知道他在那儿,多少能安下心,看完凤家庄给的消息后,她便柔声问道,“王爷打算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为了咱们儿子,也只能花钱消灾,帮他们齐氏在南楚的产业稳下来。”颢王这一说,颢王妃就知道,他是打算以此逼齐氏家主应允这门亲事。

“可王爷之前还说,强扭的瓜不甜呢!”

“这可不是咱们要强扭这瓜,而是她家长辈自个儿乐意点头同意这门亲事。”颢王哼哼两声。

颢王妃顿了下又问丈夫,“世子素来爱美,王爷不怕费了这么一番功夫后,他又看上别的姑娘,要娶人家为妻?”

颢王冷笑,“老子费了这么一番功夫,才让他如愿以偿的,倘若他要再生变故,老子就打断他的腿,然后再打断齐家那丫头的腿,让他们夫妻两这辈子再不能到处乱跑,就只能老老实实的给老子待在家里生儿育女。”

说完他转头对着妻子咧嘴一笑,“到时候,咱们就好生栽培小的,至于那两个麻烦,反正也跑不了嘛!就好吃好喝的供养着,咱们王府,养得起。”颢王很豪迈的挥手说道。

颢王妃点点头,“那王爷也想好,日后齐氏要是上门来求助……”颢王妃这回可是彻底领教了齐氏在赵国的能耐了!

其实不止是她,宫里头的那一位才是被吓得不轻!

一直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说一不二的主儿,谁知竟然还有人能透过朝中的高官显贵来意图改变他的心意?

赵国皇帝向来没把齐氏之流放在眼中,纵使齐氏在赵国也称得上是开国元勋,但到底是靠裙带关系,没有一个有真才实料,配得上齐氏曾有过的爵位。

齐家女确实是才女、美女层出不穷,但男丁却无一出挑。

齐氏家主曾试图要他们借科举翻身,或是命他们投身军旅,想要以军功再度拿到爵位,只可惜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就算姻亲遍满朝,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人才,叫这些姻亲想帮忙弄个出身都难。

赵国皇帝以为如此一个家族,就算有给力的姻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结果这回,颢王世子求娶齐月朔一事,就让赵国皇帝见识到齐氏这姻亲满朝的威力有多可惜,甚至连他的皇后娘家都跟齐氏有着极深的瓜葛。

赵国皇帝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颢王妃想到之前自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让丈夫去皇帝面前诉苦成功,不由又感到头疼不已。

丈夫什么都好,就是看到皇帝有点胆怯,她不是很喜欢叫丈夫去皇帝面前晃悠,可是齐氏是个隐患,儿子偏又非他家姑娘不娶,那么在把齐氏女娶进门前,她必须把隐患先给解决掉。

丈夫说儿子要不听话,就打断他的腿,她自是心疼的,但说到打断齐月朔的腿?颢王妃举双手双脚赞成,那姑娘太漂亮太傲太目中无人,齐氏家主亦然,既然儿子非她不可,那么为了儿子,为了王府日后的安稳,适当的敲打她们祖孙,确实是有必要。

远在南楚的齐月朔还不晓得自己已经被颢王夫妻盯上了,她正在锦衣坊里挑衣服,忽然背后感到一股凉意,让她浑身一抖。

“怎么了?”她的贴身大丫鬟问。

“我怎么突然感到好冷?”

大丫鬟忙让人喊锦衣坊的侍女过来,“你们这儿有没有手炉,我家小姐觉得冷。”

“有有有,您请稍待,我这就让人送过来。”

侍女顿了下又问,“敢问姐姐,时已近午,贵主人是要等衣服修改试穿过再走,还是这就要走?如果要等,是否需要我们为贵主订席面?请人送过来?”

“送过来?在这包厢里吃?”丫鬟不以为然的道。

“自然不是,这里的包厢都是给贵客们试衣的地方,自不能在里面吃东西,以免吃食上的气味沾染上衣服,我们后院另有供贵客休息的厢房。”

这是新辟出来的,厢房也才刚消了气味启用而已,齐月朔一听顿时眼睛一亮。

一行人高高兴兴的试了衣,下了不少订单后,又在厢房里吃了福满园新推出的秋日宴,然后才满载而归。

她们现在还住在福满园客栈,并未住进齐氏在南楚京城的大宅里。

隔天一早,齐月朔才起身,就听到外头喳喳呼呼的闹成一团。

“来人,去瞧瞧怎么回事?”

话声才落,就见她的大丫鬟之一白着脸推门而入,“小姐不好了!”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她娇斥着,不过大丫鬟丝毫没放在心上,直冲到她面前,浑身微颤的道,“南楚的那个主事者走了。”

齐月朔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她走了不是正好吗?省了我的时间。”

“不是啊!她,语菲姑太太她,她……”大丫鬟急得说不出话来,把齐月朔气个半死,“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啊!她到底怎样了?不就是走了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不是,不是啊!小姐,她把钱全都拿走了啊!现在咱们南楚所有的产业,就只剩下货架上的货,库房里的存货不知何时都已经被她变卖一空了!可是那些货的货款全都还没付啊!”

换句话说,齐月朔接下来的,不过是个空壳,就算现在所有铺子里货架上的货全都卖出去,也都不够付待付的货款……齐月朔两眼一翻昏了过去,一时间屋里的人全慌了手脚,谁也想不到,齐语菲来这么一手后抽身而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