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林铃 作品大全
仙命难违:至尊废徒要逆天 作者:木林铃 分类: 其他 22 人在读
女扮男装,双强双洁,爽文,有虐有宠,以宠为主,小虐为辅,欢迎跳坑!“他”,绝世风姿,天资聪颖,偏偏废材体质,柔弱身虚,药难离身。护卫重重之下,自觉无用废人。女扮男装,上山拜师,只求重获新生。“他”突破千险,即便众矢之的,人言可畏,矢志不移。守望相助之间,顿感情深义重。突破限界,血染山河,只为生死相随。殊不知凤凰涅槃,逆风而翔!一袭雪衣执剑而立,倾世之姿,道不尽万千风华。修神识,习玄术,强仙体,驭灵兽,引天气之气,聚日月之辉。居宗派之巅,众生仰止。玉簪飞落,墨发随风扬起。方识翩翩少年乃女郎!他,血脉神秘,傲绝大陆。仙姿道骨,凡人勿近,却唯独对身为徒弟的“他”,放不下,舍不得。心不由己,情难自抑。不顾门规,力排众议。以身犯险,只愿宠“他”怜“他”护“他”。若水三千,也罢,他,心牵一人,皆因“他”无可代替!逆天叛道,上穷碧落,只为“他”一生相许!小剧场(一):是还有哪里受伤了,不方便脱?林熙恍过神,故意撇撇嘴。还不怪你人小身子重,刚刚拉你一把我手臂都拉脱臼了快,现在都很疼,怎么脱?再说,你帮救命恩人脱衣服不为难你吧?!林熙刻意目光撇向一旁,想掩盖方才失神在靠近时那缕极为淡雅的幽幽异香之中。我要你亲自帮我!他帮你不是一样吗?当然不一样,这可算是我救人收的一点小利息!我救的人是你,又不是他,你为什么要让他替你还呢!————喂,你别过脸不看,怎么帮我解衣服?凌云岚只是不应声,撇了一眼里衣的衣扣,小心地拎着解开,生怕碰到林熙身子。衣扣解开之后,也是低下眸子不看,只是凭感觉打开半边衣衫。衣衫褪去一半,精壮的体魄呼之欲出,衣衫半掩,却格外诱惑。你干嘛不抬头?是因为自己身材太瘦弱自惭形秽,还是说,你对我别有用心?难不成你有断袖——林熙故意拖长了尾音,打趣面前小人儿。而凌云岚只是目光落在受伤手臂处,目不斜视,手上随即将剩余的衣衫扯过,披在他身上,遮挡住泄漏的春光。断袖容易着凉,林公子还是保重为上。小剧场(二):一身天水碧素衣,清雅素净,墨发整齐地束于玉冠之下,风轻云动,竟浮得衣袂翩飞,仿若谪仙。只是周身笼着一层冰寒之气,清俊至极之中更是透着不可犯的王者之势。圣山宗,御尘风。——————眉心处浮现出一卷冰蓝色的云尘,星星熠熠,闪耀华光。“云尘已落,师徒契印已现,礼成。”————勾栏雕窗之下,檀香袅袅,竹幕卷帘微垂,两袭雪衣端坐,身姿仙雅,岁月静好,望之更让人挪不开眸。一个俊逸之极,清隽淡雅......
天命凰徒 作者:木林铃 分类: 玄幻 16 人在读
小说天命凰徒简介: 衣不染尘?为她血都染。端方雅正?天天抱怀里的是谁!三尺不近人?身旁常黏着的某浅是鬼吗! 众人:你护犊偏心!御尘风:冷脸不理。 众人:不宠会死啊!御尘风:会疯! 众人:某浅虐渣了!御尘风:我家浅浅怎么都好 众人:某浅女扮男装!御尘风:闭眼!不许看! 某浅:想喝酒!御尘风:不行!醉酒乱… 某浅:那跟你?御尘风:唔…那一点点 ————女扮男装,双强双洁养成系甜宠爽文 古风版:“浅浅,能入我心的,唯你。” 玉簪飞落,墨发随风扬起,顾盼之姿,道不完万千风华。 卷帘微垂,一袭雪衣曳地,拥卿入怀,诉不尽情意缱绻。
凰命难违:盛宠逆天废徒 作者:木林铃 分类: 玄幻 5 人在读
衣不染尘?为她血都染。三尺不近人?身旁常黏着的某浅是鬼吗!端方雅正?天天抱怀里的是谁! 众人:你护犊偏心!御尘风:冷脸不理。 众人:不宠会死啊!御尘风:会疯! 众人:某浅虐渣了!御尘风:我家浅浅怎么都好 众人:某浅女扮男装!御尘风:闭眼!不许看! 某浅:想喝酒!御尘风:不行!醉酒乱… 某浅:那跟你?御尘风:唔…那一点点 ————女扮男装,双强双洁养
花落云尘 作者:木林铃 分类: 仙侠 2 人在读
儿时初见,虎口脱险,只是惊鸿一瞥。 一身天水碧素衣,清雅素净,墨发整齐地束于玉冠之下,风轻云动,竟浮得衣袂翩飞,仿若谪仙。只是周身笼着一层冰寒之气,清俊至极之中更是透着不可犯的王者之势。 圣山宗,御尘风。 记忆冰封,六字却烙印心中。 宗门大选,千里挑一。女扮男装,突破千险,即便是众矢之的,也不改拜师之志。 凉意涌动着鲜活的气息与灵力,从指尖传到眉心。眉心处浮现出一卷冰蓝色的云尘,星星熠熠,闪耀华光。 “云尘已落,师徒契印已现,礼成。” 勾栏雕窗之下,檀香袅袅,竹幕卷帘微垂,两袭雪衣端坐,身姿仙雅,岁月静好,望之更让人挪不开眸。 一个俊逸之极,清隽淡雅之余,更显仙雅不凡;一个清丽娇小,纯真灵动之中,不乏顾盼倾城之姿。 身为师父,他不顾门规,力排众议,只想宠她怜她护她。 身为徒儿,她以身犯险,不顾生死,只愿救他守他陪他。 只可惜—— “云尘已落,今生便与圣山宗再无半点瓜葛。” 冰剑一挥,墨发迎刃而断。冰剑幻去,只见纵身一跃,寻影无踪。 却不见御尘风在那抹身影消逝时,心中大恸。 “还给我,把我的小五,还给我。”